稻盛和夫讓日航飛

本月十三日對將年屆七十九歲的日航(JAL)社長稻盛和夫(Kazuo Inamori)來說是重要的日子。在一年前的同一日,已退休並身為修行僧的他,答應日本政府的邀請,出山帶領破產的日航重組。事隔一年,日航出乎外界意料地扭虧為盈,稻盛和夫成功運用他的經營哲學,帶領這家曾被認為病入膏肓的企業重新振翅起飛,並朝着二○一二年重新上市的目標進發。

稻盛和夫被公認為印證日本企業戰後起飛的「四大經營之神」之一,與松下電器的松下幸之助、新力(SONY)的盛田昭夫,以及本田汽車(Honda)的本田宗一郎齊名。日本政經界對他均寄以厚望,認定他將會是帶領這家曾使日本人引以為傲的巨企浴火重生的最後希望。

創KDDI打破電訊壟斷

雖然稻盛早年創立的京瓷(Kyocera),以至八十年代初參與創立的日本第二大電訊公司KDDI,均不如Panasonic、SONY或Honda一樣為環球消費者認識,但透過新一代對陶瓷技術的開發與鑽研,京瓷由五十年代末一間只有八人的小企業,逐步發展為材料科技及電子零件領域的世界巨擘。KDDI更打破了日本最大電訊公司NTT Docomo的市場壟斷地位,其在新一代光纖及無線寬頻的業務發展上,更扮演着先驅者的角色,現時這兩家由稻盛一手創辦的公司均位列世界500強企業之一。而根據《福布斯》雜誌去年公布的二○一○年日本40大富豪榜中,稻盛排第28位,身家高達9.2億美元(約71.76億港元)。

日本的「四大經營之神」均是在日本二次大戰後,在財閥制度解體下取得成功,並領導業務走向國際化的企業家,但與Panasonic、SONY及Honda在業務國際化過程中,所曾經歷的自我迷失相比,京瓷與KDDI在稻盛的帶領下,一直堅守穩中求進的發展策略,其中京瓷在一○年上半年,收益不僅再創歷史新高,更成功創下連續五十一年保持盈利的紀錄。

稻盛本人亦曾慨嘆:「八十年代,日本經濟走向頂峰時,有人說日本人的資產可以收購整個美國,但這時開始不少日本巨企亦變得官僚化,幸而京瓷沒有走上這路,並能繼續以創業時的感覺做好本身的事業。」

其實稻盛於九十年代末,已陸續退出京瓷及KDDI的日常業務,而日本政府邀請他帶領日航,除了因為他在企業管理上的傑出成就,稻盛與日本執政黨的友好關係亦是主因之一。

日航裁員畢生最痛

日航在他掌舵下,所取得的初步成績確是有目共睹。在截至去年九月的上半財年,日航出乎意外地獲得1,096億日圓(約103.7億港元)的盈利,相較稻盛接手日航的前三個月,每月虧損達20億至30億日圓的情況可謂有着天淵之別。

稻盛於短時間內成功將日航扭虧,不少分析都認為是與他裁減不必要的人手及結束非核心業務有關。但其實稻盛從不認同,大刀闊斧裁減員工是使企業重生的靈丹妙藥,所以日航裁員對稻盛來說是畢生中最難的決定。

不過,即使日航初步扭虧為盈,稻盛亦未因此而放鬆,又提醒員工謹記「日航是已經破產的公司,只有拚命努力才能活下去、如果公司再一次破產的話,國家是絕對不會再來拯救。」稻盛認定若日航垮台,日本國家形象也會瓦解,其他企業將跟着沉淪,所以他加入日航後,最關注要重建日航的打拚文化,改變既有的官僚作風。

在稻盛的領導下,日航在去年底宣布架構重組,目的是加快集團復甦的步伐,稻盛委任了一批部門的新管理層。新架構下,市場部、營業部、貨運和郵件派遞部門都會設立一個盈利增長責任小組,或商業後援部門,負責航班運作、保養和維修、機組人員、機場運作以至一般人事管理等的後援工作,以提升工作效率及盈利。

跨媒體地產網新居入伙 幾萬個精選樓盤 歡迎睇樓!

Money18新功能「18好路數」為你預測心水股票升跌機會率

被譽為日本「四大經營之神」之一的稻盛和夫,成功領導日航於短時間內扭虧為盈。

社長搭經濟艙
稻盛加入日航時已開作出「零薪酬」的承諾,作為社長的他,每次出行公幹只堅持乘搭經濟艙,而這個舉動更令到日航的空中服務員都大嚇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