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雋永:校方發動學生運動

近日陪太太回母校浸會大學看望老師,一走進校園,赫見盡是校方黑底白字的大橫額,寫滿爭取李惠利用地的字句;校園裏多部顯示屏,不斷重複播放浸大高層爭取李惠利用地的錄像;所有校方辦公室的接待處,均擺放了示威標語的水牌。此情此景,身為舊生的太太只能搖頭嘆息。

浸大上下一心,何以唏噓?原來一位小師弟不值校方雙重標準,平時打壓學生在校園張貼海報,卻允許校方自己打破管理守則,於是在校方爭取李惠利用地的橫額上,貼上自己的A4白紙標語,結果不到五分鐘就全給保安撕走,理由是學生沒有事先申請,而且校園宣傳位置有限,要公平分配。好一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實例。

爭取李惠利用地是浸大多年心願,待到李惠利學院停辦,校方的責任是提出可行方案以說服政府。可是幾年來校方從未認真爭取,一時向政府申請與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合辦中醫院,一時又口頭向政府官員表示希望在李惠利用地興建。待到政府土地表出台,校方竟發動學生示威,以學生運動掩飾校方的無能;舉辦講座大肆宣揚香港需要中醫院,卻沒有探討香港中醫發展的路向,究竟是中西醫結合,還是發展全中醫醫院,只擺出一副講數姿態。

堂堂大學,去年才出了一個特首民調醜聞,今年又因爭地而盡失學者風骨,誰之過?

鄧咏駿 新青年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