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man紓壓畫阿婆裸體

鍾舒漫(Sherman)對新碟要求甚高,壓力相應大增,要透過畫畫減壓,她笑說:「細個時為咗畫畫唔食飯,阿媽以為我有自閉症添!」她自爆最難忘是曾為一名阿婆作人體素描。

近月埋首籌備新碟的Sherman,由於唱片公司對她寄厚望,故她揚言壓力相當大,幸好她自有一套減壓方法:「就係畫畫。自細我已經好鍾意匿埋畫公仔,試過飯都唔食匿埋喺房,阿媽擔心我自閉。」鍾母後來知道愛女迷上畫畫,在她就讀六年級時,便送她上堂正式學畫。

「美女」不等於「美感」

Sherman變身導師教粉絲畫畫入門,她提議有志學畫者可買深色畫筆,學習畫線條:「唔使一定限住自己畫乜,亂畫都得,當年我就係乜都畫一餐,打好畫線條嘅基本功。」問她最難忘的畫畫經驗?她首選在外地留學時上人體素描堂,皆因當時的模特兒是一名全裸的婆婆,她憶述:「嗰時幾尷尬,面都紅晒,但佢好專業,一啲都唔怕醜,好自然,由佢演繹一啲都唔會覺得色情。」

Sherman表示在藝術角度而言,並非一定要有年輕貌美的女模才能畫出有美感的人體素描,反而婆婆的皺紋都可以很美。

音樂組 

鍾舒漫唱得畫得,作品水準有番咁上下。

Sherman向畫畫初學者教路,分享竅門。

每當遇到壓力,Sherman都會畫畫減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