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視寰球:奧巴馬國安團隊愈換愈弱

繼去年經濟團隊大換血後,奧巴馬的國安團隊今年也大幅更新。白宮宣布國防部長蓋茨退休後,中央情報局局長帕內塔將接任;提名現任駐阿富汗美軍司令彼得雷烏斯出任中情局局長;提名現任美軍中央司令部副司令約翰.艾倫出任駐阿富汗美軍司令;提名前美國駐伊拉克大使萊恩.克羅克出任美國駐阿富汗大使。

蓋茨早已宣布辭職,但奧巴馬花了近半年時間才找到接任人選,此前他徵詢了多位參議員和軍界要人的意見,但他們都一一拒絕邀請,故奧巴馬最後不得不請出帕內塔。

資歷欠奉 易受掣肘

帕內塔生於加州,是聖塔克拉拉大學文學學士、法學士,其父親是意大利移民。一九七六年,帕內塔當選聯邦眾議員。一九八九年擔任預算委員會主席。一九九四年六月,克林頓密友、幕僚長麥克拉蒂辭職,他推薦帕內塔接替其職務,帕內塔成為克林頓的第二任幕僚長。奧巴馬上台後,則將帕內塔安置在中情局局長之位。

從帕內塔的經歷看,他長於處理與國會和媒體的關係,除了中情局的歷練,與軍界幾無交道。由這樣一個缺乏軍界資歷的人出任防長,顯然是一步險棋,帕內塔很可能在將軍們的掣肘下掛冠而去。

平心而論,奧巴馬的防長很難當。因為金融海嘯使美國實力大減,奧巴馬大幅削減軍費,並裁撤聯合作戰司令部,國防部在兩年削減至少五十個將軍級職位及一百五十個高級文職職位,而國防承包工程也將削減百分之十。

減人、減經費都是得罪人的工作,即便是蓋茨也左支右絀,難以彈壓美軍內部的反彈情緒,早前美軍前駐阿富汗司令麥克里斯托批評奧巴馬及副總統拜登引起軒然大波便是明證。因此,蓋茨堅決求去,不願再為奧巴馬擋風雨;蓋茨尚且如此,帕內塔又有何高招呢?

戰略收縮 內傷極重

美軍進行全方位的戰略收縮和轉型,帕內塔既要安撫軍心,又要為美國軍事轉型指出新道路,顯然強其所難。美軍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內傷極重,今次中東亂局,美國除了派出軍機轟炸利比亞,不敢再出動地面部隊;而美國重回亞洲戰略,又因日本遭受大地震和核輻射危機陷入停頓;在軍事技術領域,雖然美國一枝獨秀,但中俄奮起直追,與美軍的差距日益縮小。

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將困擾帕內塔,下錯一子,很可能滿盤皆輸,被奧巴馬當作替罪羊。所以,對帕內塔而言,今次升官雖是人生的一大步,卻很可能是短暫的輝煌。

劉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