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自詡國際都會,英語水平卻每況愈下,甚至連越南和印度都不如,可謂咄咄怪事。歸根究柢,本港教育政策混亂不堪,朝令夕改,只着重填鴨式操練,學生壓力爆煲,學習興趣全無,英語水平不下降才怪。

有教育機構對全球七十個國家及地區共九十一萬名應試者的英語水平測試數據進行評比,香港全球排名比去年下跌兩級至三十三位,在亞洲區亦只能排於第九位,比去年下跌一級,不僅在亞洲四小龍敬陪末席,甚至首次落後於越南。調查結果顯示,香港得分比五年前大減近兩分,與內地的差距進一步收窄,儘管整體排名仍高於內地,但上海和北京等城市的英語水平已超過香港。

正如調查機構所說,香港的排名不符合作為商業樞紐的形象。的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又曾經是英國殖民地,英文被定為法定語言之一,水平理應比周邊地區為高,如今連越南也不如,僅稍高於巴基斯坦,簡直不可思議。有人說,有關評比只集中在英語聆聽和閱讀能力,未能全面反映情況,其實,香港英語水平下降早已是不爭的事實。以前本地有項調查顯示,七成受訪僱主認為在職人士英語水平下降。人力資源顧問坦言,大學畢業生英文求職信錯字連篇;有大學教授反映,大部分港人不敢講英語,連大學生也害怕參與英語討論。

英文是世界通用語言,香港要維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外語能力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如今呈不斷下降之勢,恰恰反映整體競爭力不進反退。香港回歸後教育政策千瘡百孔,一時母語教學,一時語言微調,令人無所適從。尤其是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全港性系統評估(TSA),更令學生及家長壓力超出負荷。一項調查顯示,大部分家長認為TSA對學習沒有幫助,逾四成人認為TSA令子女壓力指數爆錶,逾半家長亦感到困擾。可見有關評估制度變質變味,不但無助學校因材施教,反而成為學生以至家長的噩夢。

正如有人所說,硬塞知識的辦法反而容易引起學生對學習的厭惡。教育應是為學生傳道授業解惑,但在香港卻扭曲成互相攀比、將學生分等級,這正是所有問題的根源。當學生視學習為苦差,視語文為畏途,求學變成求分數,外語水平怎麼可能提高?香港競爭力又怎麼可能不倒退?

無可否認,回歸後中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不能因此忽視英文。港府推行兩文三語教育政策,本來無可厚非,可惜在扭曲的教育制度下,學生不但學不好英語,中文和普通話亦不見得進步,落得不中不西、不倫不類的地步。反觀內地沒有搞兩文三語政策,英語水平反而突飛猛進,部分大學排名甚至超越香港,這不是很值得港府反思嗎?

如果說,少年強則國強,少年弱則國弱,那麼,香港教育一塌糊塗,大學淪為學店,中學貴族化,小學變成弱肉強食的鬥獸場,香港的未來恐怕沒有甚麼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