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副校長風波不息,只是焦點由狙擊陳文敏出任副校長,轉變為阻止「梁粉」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繼港大學生會主席馮敬恩大爆校委會討論內幕,矛頭主要指向李國章,一段李國章在校委會上的完整發言又曝光,原來他不僅認為陳文敏沒資格升任副校長,還批評本地左派報章乏人問津,一下子將反對派及建制派全得罪了。

副校長夢碎的陳文敏沒放過反擊良機,直指李國章「膚淺無知」,能否勝任校委會主席「令人質疑」;左報也加入圍剿,對李國章「主觀色彩濃烈,與事實有頗多偏差」的言論大表遺憾,呼籲從不看左報的他訂閱或免費贈閱一年,以增加了解及作出公正公平的評價,其實是不滿李國章在不了解的前提下對左報作出不公不正的評論。

公開個人錄音的目的顯然是羞辱李國章,令其尷尬,這個目標可能達到了。然而,歪打正着,有關錄音雖然令李國章左右不是人,兩面不討好,同時亦間接清洗李國章身上的左派色彩,洗刷了朝廷向校委會施壓阻止副校長任命的嫌疑,並點出陳文敏的真正「死因」,其實不是來自朝廷及左派的壓力,而是他同反對派關係過於密切,令不少校委成員反感。

事實上,港大法律學院儼然成為佔領行動的大本營,加上陳文敏處理政治捐款的表現不符預期,是其副校長委任生變的原因。尤其是反對派組成關注組,全力為陳文敏發聲,使得自稱非屬任何黨派的陳文敏染上濃厚政治色彩,李國章質疑反對派欲在港大安插「黨委書記」,顯然不是空穴來風。愛之實則害之,反對派欲全力將陳文敏捧上校長寶座,結果適得其反。

校委會討論內幕一再曝光,激起社會反響,反證保密制實有必要。只有不公開身份及發言內容,才能放心大膽講真心話。如果擔心有人做無間道,口沒遮攔,今後還有誰會暢所欲言?如果大家唯唯諾諾,討論就失去了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