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有很多東西都可胡來,沒想過連兒童讀物和學生練習本也可亂編。若非始作俑者自我剖白,不少人還蒙在鼓裏。幸虧其中一人近年接觸到傳統文化,知因畏果,悔不當初,故才願意公開懺悔。

這位仁兄自我剖白,說目前內地不少學生的練習作業和課餘讀物都是胡編瞎造的,讀多、用多了,肯定會壞腦筋,因為他自己是知情者,他說要編個甚麼學生作業本實在太容易了,隨便在書店找十來二十本同類出版物,然後東拼西湊、拉拉雜雜的便可變出一本新的來。而他買來編書的材料,不少本身也是這樣亂編出來的,總之不編白不編,不騙白不騙,書商們就是一起幹着這些勾當。有時編出來讓孩子們學唐詩的讀物,三百首詩加起來,竟可有一百多個錯別字,但照樣能賣錢。

孩子們未必能判斷練習本和課餘讀物的水平,難道他們的師長也不懂嗎?為何那些劣質出版物還能賣得出?這就是其中的妙處了。以上述一類練習本為例,印刷成本是人民幣八毛錢,但賣出去是八塊錢,利潤極深,於是書商到學校推銷時,大可給校長、老師送上厚禮,甚至給上可觀的回佣,只要校方點頭,這些劣質東西便可堂而皇之地走進校園。況且,若是老師指定要作假期練習用的,學生不買也不行。書商、學校就是這樣合起來賺家長口袋中的錢,誰告訴你學校一定是純潔之地?

至於學生因那些劣質出版物而學到不少錯誤知識,那是他們的事。書商、校長、老師的錢,卻早已穩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