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年年改,生涯步步差。香港一方面政治紛紛擾擾,爭拗沒完沒了,一方面經濟民生年年倒退,生活質素每況愈下,不知何時才是盡頭,更不知如何找到出路。

中文大學研究顯示,二○一四年度香港生活質素指數低於一三年,反映港人整體生活質素比過去一年差。具體而言,在二十三個指標中十一個下跌,其中社會分類指數跌幅最為明顯,而經濟分類指數更連跌十年,跌至○二年以來新低,真是情何以堪。同樣值得關注的是,物業負擔能力指數再創新低,顯示房屋問題日益惡化。以年收入二十萬至三十萬元的家庭計算,不吃不喝不消費超過十四年,才能買到九龍區一個約三百呎的細小單位,遠高於平均需時五年的國際健康水平,可見無殼蝸牛安居之夢愈來愈遙遠。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本港生活質素節節倒退,經濟發展停滯不前,歸根究柢就是整體競爭力每況愈下的結果。本港經濟正走入死胡同,開拓新型產業固然毫無寸進,連原有優勢也逐漸消失。金融業一味吃老本;旅遊業則因外圍經濟轉差及旅客持續減少等因素而步入寒冬;物流業更是一沉不起,貨櫃吞吐量由全球第一淪落到第五,連寧波港也不如。整體競爭力不斷下滑,經濟隱憂重重,生活質素怎能改善?事實證明,香港失去保持十多年的中國城市綜合競爭力第一桂冠,反映的不僅是經濟日漸倒退,更是民生日益凋敝。

事實上,高地價、高樓價、高租金的「三高」困局已成為窒礙經濟民生的元兇。自○三年以來,樓價及租金持續飆升,只有在全球金融海嘯期間出現短暫調整,基本上長升長有,即使政府推出連串辣招亦無濟於事。樓價及租金不停上漲,商戶經營困難,以致百業蕭條,近年因難抵租金壓力而結業的商舖不計其數,甚至連享有盛名的老字號也被迫關門大吉。更不堪的是,由於樓價高不可攀,無殼蝸牛望樓興嘆,導致劏房籠屋遍地開花,連貨櫃、豬欄、雞場改建的居所也成為搶手貨,許多人連安居樂業也做不到,生活質素怎能不下跌呢?

當然,港府不是不知道問題所在,今屆政府上場以來,揚言「穩中求變、適度有為」,不僅把房屋問題列為施政重中之重,而且要將產業「做多做闊」,可惜,說時天下無敵,做時有心無力,一味紙上談兵,至今一事無成。君不見,當局口口聲聲推動創新科技發展,可惜連成立創新及科技局也寸步難行,三次向立法會闖關,三次均無功而還。港府無能,政客無良,整個香港陷於政治泥沼,紛紛擾擾,幾乎沒有一日安寧,遑論發展經濟民生。

「治國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則易治也,民貧則難治也。」說到底,政治與經濟民生密不可分,港府管治困頓,民望低迷,根源在於沒有做好安民厚生的本分。港人生活質素日益惡化,既是香港走向衰落的縮影,更是港府管治無能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