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法庭認為印傭Erwiana受虐案的成因可能與中介費過高及強制與僱主同住的安排有關。勞工處回應指,輸入外傭是因本地全職留宿傭工嚴重不足,如更改留宿規定,會與政策原則背道而馳。外傭中介協會與僱主團體亦不認同法庭的說法,指中介費涉及各類成本,例如長達數月的家務培訓課程、辦理簽證及驗身等,如不收取有關費用,新來港的外傭隨時「連燙斗都唔識揸」,根本無法料理家務,而容許外傭外宿只會令外傭與港人「爭樓」、「爭飯碗」。

被告羅允彤的女兒(中)到庭聽判。

女被告的兒子早前曾擔任辯方證人,他被指對塵埃敏感。(資料圖片)

香港人力資源中介協會主席廖翠蘭認為,准許外傭外宿並不可行,「香港人本身都唔夠住,再加埋三十幾萬人,去邊度搵啲樓出來呀!」廖又指外傭外宿會令僱主承擔額外開支,如勞工保險費增加、外傭外宿租金和往返住所的交通費。

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羅軍典說:「香港所欠缺係住宿女傭,所不缺少係時鐘工人,作為入境處是有責任保障本地工人就業機會。咁你用外傭工資請佢回來,又准佢外宿,咁咪即係同香港人爭飯碗?」

第一手消息請下載on.cc東網iPhone/iPad/Android/Windows Phone Ap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