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的人大常委會決定,否決一二年雙普選之餘,卻又指一七年「可以」普選特首,二○年「可以」普選立法會,敷衍了其時泛民「時間表、路線圖」的訴求。

提名委員會以簡單多數全票制,提名特首候選人的具體魔鬼細節,要待超過七年半後,即人大「八三一決定」曝光;另外,早在○八年五月十五日,「貪曾」在立法會答問大會稱,透過擴大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及變更選舉方法,也可達到《基本法》及國際標準要求的普及和平等選舉。當時遭到泛民主派痛批,但他們只有三分鐘熱度。

結果又是等七年半後,公民黨湯家驊議員提出,如北京可承諾至少於二○年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及降低二二年特首選舉的提名門檻,便嘗試游說泛民議員及其支持者「袋住先」,並稱之為「絕地退讓」。

隨後特區政府官員及土共大老紛紛回應,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稱,承諾二○年取消功能組別在政治現實和法律程序上均不可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形容,上述承諾等同否定「八三一決定」,此說得到梁振英和議。民建聯葉國謙議員更指,即使立法會普選,也不一定要取消功能組別,遙相呼應當年「貪曾」的論調!

本來特區政府推銷政改方案,稱二○年普選立法會與否,是建基於一七年能否實現普選特首,如今部分建制陣營要人自揭底牌,對方案仍有幻想,希望最終關頭仍可投下贊成票的議員,還可稱為民主派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