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一度的香港書展,被貿發局弄到一團糟,一群高薪廢柴庸才跟足大話精政府步伐,不斷以謊言偽語唱好入場人數,以量掩質,但也遮不了書展種種行政混亂、管理低能的事實。

縱使這個被公認為「書墟」的大賣場書展,如何被無文化的貿發局胡作非為,仍是有可取之處的,就係靠參展商帶些好書進場。

今年,我在書展「里人文化」攤檔,執了一本好書,是由人類學者,兼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發起人David Graeber寫的《THE DEMOCRACY PROJECT》,台灣中文版《為甚麼上街頭?新公民運動的歷史、危機和進程》。

邊看此書,腦海邊浮現的,是香港近期的公民抗爭畫面,甚至各式各樣的抗爭手法和情景。作者說,現今,我們正處於一個新的革命年代,上街的公民運動是為了追求更有尊嚴的另一選擇。在「民主」被霸權嚴重扭曲的時候,街頭民主的突圍和基進,是無可避免的,這是進程,也是歷史的必然推展;所以,當執政者指抗爭者是暴民時,掌權有勢的,便是暴君,因為,沒有暴君,哪有暴民?

作者Graeber說「民主不是只彰顯在投票的那一刻」,這話讓我傷感,因有人會為數字而喜。五十一萬人冒雨行足六小時、七十八萬虛擬投票,最終的成效呢?大話精政府睬你都傻!專政的阿爺理解嗎?這只是討狗糧的一群賤精奴才拿作還價的基本數而已!你七十八萬,懂吠的,便嘷叫八十萬囉!

我們為甚麼要上街呢?行到汗也乾盡、淚不再流時,如何下去呢?今次有「三子」和「一個學童」,下一遭呢?等待新的領羊人?

我們為何仍要上街爭取本來原屬於我們自己應有的權利呢?是誰奪去呢?為何奪去?

街頭激情沉澱後,理性思辨正在開始,我推薦社運界朋友及一眾上街者找這書看看!

彭志銘

次文化考古學家,對城中潮語有深入研究,博徵博引,廢官廢人行埋一邊。

歡迎add我facebook一齊(目及)實政府

第一手消息請下載on.cc東網iPhone/iPad/Android/Windows Phone Ap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