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旅客對香港社會造成的衝擊,近月引起社會各界熱烈討論,更有不少市民以「蝗蟲」形容內地旅客湧港的亂象。若香港政府不能立即改變現時任由旅客數目無止境增長的政策,香港勢必成為蝗蟲之都。

以「蝗蟲」形容中國人的集體行為,並非網民所獨創。早在一九五○年,美國《時代》雜誌便曾以毛澤東與大量蝗蟲作為封面,表達當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猶如蝗蟲般湧入朝鮮半島介入韓戰的情景。時至今日,「蝗蟲」一詞又有另一深層意義。由於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前往世界各地旅遊的中國旅客數目飆升,令不少景點出現人滿之患,對當地的生活、文化及生態環境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害。基於上述原因,不少地區寧願犧牲短暫的經濟利益,也表明不歡迎中國旅客到訪。

內地旅客對香港造成的損害更為嚴重。○三年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旅客絕迹,經濟低迷,中央政府便以協助香港經濟復甦為由,推出個人遊政策。過去多年來,大量內地旅客來港消費,令商舖租金飆升,趕絕傳統及本土行業。港共政權更為了令香港全面大陸化,企圖推動普通話教育,令廣東話絕迹於香港。

現時中央政府透過個人遊影響香港的經濟、文化及日常生活,其手法與透過投資及住民等手段以消滅西藏及新疆的本土文化極為相似。中共美其名是協助香港經濟發展,實際上是透過經濟活動逐步將香港賴以成功的核心價值蠶食殆盡,並藉此強化港共的影響力。

其實香港的發展路向並非別無選擇,若當局能成功拓展高增值產業,為香港帶來的經濟得益必遠比旅遊業為多。為了下一代的美好前途,我們必須令香港成為多元化的先進國際都會,而不是變成被中共操弄的蝗蟲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