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劣環境換自由空氣

【本報訊】外傭在外合居,苦樂參半。在港工作十九年的菲傭Amika,早年因居於港島的僱主希望有「二人世界」,Amika開始與數名姊妹合居「外傭城寨」。其媳婦Takina五個月前亦來港工作,工作地點雖遠在九龍,但其僱主以地方細為由,要求Takina外宿,兩婆媳冒着違法風險,外宿寨內寮屋。

Amika與媳婦及兩名姊妹在薄扶林村合租一個面積約二百平方呎的寮屋閣樓居住,閣樓內有兩個小房間,內裏僅有簡單家具,沒有床鋪也沒有電視。她們每當工作不如意,只可在放工後與同鄉在殘破的天花板下互訴心事:「雖然住得不好,但不用在主人家中二十四小時候命,主人發脾氣不用找我出氣。」

日前Amika接獲「包租公」催繳租金通知,內附的電費金額令她十分氣結:「五月要交一千七百元電費!」為免麻煩,Amika只有忍氣吞聲「找數」。

第一手消息請下載on.cc東方互動iPhone/iPad/Android/Windows Phone Apps

搵樓18即睇最新樓價走勢、最全面地產新聞及筍盤情報

Amika 冒着違法風險,外宿「外傭城寨」內寮屋。

煮食區隔籬就是廁所。

Soma家裏沒有冷氣,夏天難忍悶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