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7/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路中拾遺:文學館

恩師董啟章在網上發起聯署聲明,要求西九撥地時,考慮一下預留位置,給文學起館之用。一直以來,我們談起西九文娛藝術發展區,都只在談論戲劇舞台場地、藝術品以至粵劇等其他藝術範疇的表演展覽空間,卻沒有人開聲問一個最簡單的問題:為甚麼各種藝術範疇大家都想過給它一個場地,唯獨是文學,我們竟如此大拿拿地忽略掉?

也許不是忽略,而是大家心裏都有個錯誤的既定觀念,認為其他範疇的藝術,設館都有必要,因為它們都是可以觀賞的活動,唯獨文學,如此私人而靜態的藝術活動,根本毋須設館待之—這種想法,正正就小覷了文學,也把文學局限在狹窄的範圍裏,以為起個文學館,就只是手稿展覽之類的悶藝活動,根本毋須佔用西九昂貴的地皮。

可是,這城巿,既然電影和其他藝術都有館,為甚麼到現在,文學還是沒有館?文學館是一個象徵、一個地標,未必單單舉辦作家展覽或者手稿展示,文學館裏可以有寫作班與講座舉行,可以有讀書會分享,口述歷史整理,跟外國作家交流接觸,甚至有Cafe、有書屋,進行各種結合各種藝術媒體的文學表演與交流活動—文要有學,學要有館。文學是死的、是悶的,很多時候只是因為我們以為它是死的、是悶的。要改變普羅大眾對文學的死板看法,除了要作者與讀者共同努力,一個重要的地標,一個落實在現實生活裏的建築物,也是必要的。

王貽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