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去年第四季呈現顯著弱勢,剛開始時人們還以為這是一個技術調整,因為人民幣過去一段長時期一直只升不貶,令坊間以為人民幣大漲小回是過去的大格局。然而,人民幣這個貶值壓力有增無減,現在來年看淡人民幣的情緒佔了上風,市場對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並不看好。

筆者強調的是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而不是整體人民幣的幣值,因為這有着很重要的差距。去年底美國聯邦儲備局開啟了加息的步伐,這對美元匯率有很大的支持作用。

以息差因素而言,美國在今年有望加息兩次;相反市場對國內經濟大盤並不看好,內地因為要提振經濟,甚至有減息的可能。在息差有利美元的情況下,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看高,順帶連和美元掛鈎的港幣也一起走強,今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兩地息差下,呈現弱勢已是必然。

美元利率上升對美元資產造成吸引力,國際資金流向更是有利美元匯率。自從金融海嘯後,美國實行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聯儲局大增貨幣供應,美元氾濫更令國際游資四竄,這些游資不少變成投機性強的熱錢,流入新興市場。

多邊匯率交互影響

隨着美元利率正常化,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會慢慢收緊,當熱錢從新興市場撤出,再將資金回流美國時,會對美元造成需求而令美元匯率上升。過去數年也有不少外資流入中國,當外資要撤出內地時,自然會壓低人民幣的匯價。

匯率有趣之處,在於匯率是兩個貨幣的兌換價格,一個國家的貨幣一方面可兌美元弱勢,另一方面可兌日圓強勢,道理在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和美國、日本如何比較,這個國家的經濟大格局不利兌美元的匯率,只要經濟發展比日本好,兌美元向下但兌日圓向上卻是不足為奇。所以評論今年人民幣匯率變化時,不要簡單的以為人民幣兌美元弱勢,就代表人民幣全面在外匯市場不濟,當中的多邊匯率變化關係會是多方面。

展望今年,美元一幣獨大的格局已是大方向,歐元、日圓、瑞士法郎兌美元貶值的機會較高,英鎊除非在加息步伐上可以和美元持平,否則也無從抵擋美元的強勢,而人民幣兌上述的主要貨幣匯率,就要每個匯率逐個評論。扣除美元匯率的因素之外,整體而言人民幣匯價實在是走強,反映的是中國經濟即使不怎麼好,但已經相對不錯,因而令人民幣匯價得到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