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總書記阮富仲,在越南國會副主席叢氏放、胡志明市市委書記黎青海和外長范平明等高級官員陪同下訪美,並同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副總統拜登會晤。一般認為,阮氏訪美反映隨着近年兩國領導層接觸頻密以及華府與河內合作項目不斷增加,越美關係已趨成熟。

有助美國制衡中國

對華府而言,越美緊密合作的重要性在於爭取到一個有力夥伴,有助制衡中國,而越南在美國的東南亞地區戰略棋盤上作用特殊,華府與其打交道,大體上不用擔心來自國內、批評政府致力爭取一個威權政權的輿論。從越南領導層的立場看,越共最高領導人同美國總統在白宮進行歷史性會晤,不但強化越共政權在國民心目中的正當性,同時表示美國着重爭取河內在戰略和經貿議題上的合作,不打算動搖越南的政治秩序。

部分美國分析家認為,阮富仲訪美凸顯越共領導層權力分布情況的變化:傾向同美國搞好關係和政見開明的改革派抬頭,而對美國心存敵意、不願太過得罪中國的保守派已經靠邊站;甚至有論者認為,中越關係難有突破,河內若要擴大國際空間,不得不爭取美國的支持。這些分析家指出,阮富仲所代表的保守派常擔心美國通過種種方式促進和平改變越共政權,讓其步東歐共黨政權後塵,但保守派的政見已跟不上一般國民和不少黨員的意向,他們希望跟美國友好,對中國則抱懷疑態度。然而,去年西沙群島鑽油台事件後,保守派深感中國不好惹,於是放下對美國的戒心,願意強化越美的合作。

也有分析家認為,人們不應將越共領導層簡單地劃分為保守和改革兩派,而且就越南外交政策而言,河內當局面對的不限於如何處理同中美兩國關係,也要考慮跟俄羅斯、印度和日本等大國的交往。越南領導人關心的,應該是處理好同大國的關係,從而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的利益。越南固然歡迎美國就東南亞安全問題的支持,但越美關係也包含經貿和人權等重要成分,比如越南希望美國不再以人權問題為由,作為完全解除軍火禁運的障礙,也擔心越南享有貿易順差而引起美國不滿。

美國副總統拜登稱,越美領導人應該建立密切私人關係,才能鞏固兩國互信。然而,未來一年,兩國領導層都可能有新人上場,他們如何從互相交往中取得最多實惠,應該是評估兩國關係前景的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