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公消費九千億 腐敗動搖國根本

「碩鼠碩鼠,無食我黍。」竊取民脂民膏的貪官雖說自古就有,卻是於今為甚,不說別的,僅「三公」消費一年就至少高達九千億元,中國亮麗的經濟增長,大部分都淪為貪官的囊中物。

內地一場學術研討會揭露,俗稱「三公消費」的公款吃喝、公款用車及公款出國開支每年已突破九千億元人民幣,直逼一萬億元大關。九千億是甚麼概念呢?相當於去年國家財政收入的十分之一,亦多於今年軍費預算;若由全國十三億人攤分,平均每人要負擔七百元;若用來幫助全國一億二千萬窮人,每人可分七千元;若以每艘核動力航母造價四十億美元推算,則可用來建造三十艘航母。

貪官每年竟然吃掉三十艘航母,當然引來輿論嘩然。國家財政部匆忙反駁,堅稱三公消費絕對沒有九千億元,卻始終拿不出實際數字。其實,雖然當局從未公開三公消費的真實數字,老百姓心中自有一桿秤,正如民間一系列譏諷三公消費的順口溜:「喝壞了黨風喝壞了胃,喝得老婆分房睡」;「東南西北中,無處不吃公」;「要想解解饞,組織檢查團」;「要想換口味,多開各種會」。可見三公消費九千億還是保守估計,實際上只會多不會少。

亡黨亡國 並非虛言

鑑於三公腐敗引發民怨,新領導班子三令五申要轉變工作作風,又提出以勤儉節約為核心的「新八項紀律」,可惜各級政府陽奉陰違,連天子腳下的北京市都敷衍了事,宣布今年削減三公預算的規模僅百分之零點九三,根本不把領導人放在眼內,何況連百分之一都不到的預算削減可能還是假的。中國政府福為官開,以民為笨,最擅長忽悠百姓,醫療說沒錢,教育說沒錢,養老說沒錢,扶貧說沒錢,連給孩子買校車都說沒錢,但吃喝玩樂卻花錢如流水,一擲萬金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官場碩鼠掏光國庫,吃掉民心,也吃掉保家衞國的本錢。相當於三十艘航母造價的三公消費,令人聯想到清朝晚年,朝政腐敗,慈禧太后為自家享樂而挪用軍費修築皇家園林,搞到海軍有艦卻買不起炮彈,結果在甲午戰爭中,貌似強大的北洋水師不堪一擊。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百多年後的今天,中日兩國又為釣魚島主權爭議劍拔弩張,而現時官場腐敗比晚清有過之而無不及,整個國家外強中乾,已從根本處開始腐爛,萬一戰爭再次爆發,誰敢說甲午戰爭的恥辱不會重演?

上帝叫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腐敗,已經滲透執政當局的每一寸肌膚,從每年近萬億元的三公消費中,既看到貪官的貪婪,聽到百姓的悲鳴,也預見到執政黨的敗亡,不反腐亡黨亡國,很可能一語成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