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逾百架香港的士慢駛遊行,抗議手機應用程式提供私家車或客貨車非法載客。的士司機到政府總部抗議,對「白牌車」非法載客取酬表示不滿。據悉,此類白牌車搶走的士兩成生意。

的士叫車軟件對整個出租車產業的顛覆性,使得叫車軟件與出租車司機的矛盾一直是個難解問題。美國叫車軟件Uber在歐洲就遇到大抗議,上月底法國巴黎出租車司機封鎖道路,抗議Uber搶了生意。

香港對出租車市場有着清晰的管理,有法律明確規定沒有出租車牌照的私家車出租給別人或有償載客屬於違法,而乘客必須按照計價器顯示的金額支付車費,任何以折扣方式攬客的行為都是違法的。白牌車屬於違法,且保險公司不受保,乘客的人身安全也沒有保障。

香港相關手機應用程式包括召的士的Easy Taxi、召客貨車的GoGoVan和Call4Van。叫車軟件的出現體現了市場的需求,滿足了人們想要快速打到車的需求,特別是在高峰期,或是天氣惡劣時,或是在偏遠地區,以及一些的士拒載。叫車軟件也提高了空車利用率。但使用叫車軟件也有弊端,例如隨叫車軟件出現的白牌車就需要嚴加監管。同時,使用打車軟件會影響司機注意力,成為交通隱患。試想想,當你搭乘的士時,司機低頭拿出手機刷應用軟件,單手握方向盤,還如何能夠安心搭乘?

互聯網化是時代的整體趨勢,但它帶來的一系列突變也引發市場的不公與混亂。出租車與互聯網結合,引發新的思考並需要進一步引導與管制。出租車市場可以進行一系列改進,提高服務質量,如果搭的士可以使用八達通,將可提高效率,並保障財物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