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廷的文宣、思想、現代戰線,左派和極左派一向最多。毛皇帝時代及文化大革命不必講了,那是四人幫當道,要多左有多左。文革結束,英明領袖華國鋒時期,還也是左派和極左派主管文宣,最出名的有當過湖南省委書記的張平化,以及毛皇帝的「大內總管」、粉碎「四人幫」立大功的中央副主席汪東興。張平化和汪東興都是老黨棍,文化水平、理論水平談不上,但能管文宣,除了左還是左。

鄧小平以及一班文革中捱極左路線整的元老復出之後,平反冤假錯案,推動思想解放,打破「兩個凡是」,展開「非毛化運動」,制訂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路線,廢掉「以階級鬥爭為綱」,清除極左影響。在這段時期,胡耀邦當過中宣部部長,中共的文宣工作前所未有的正常,左的東西受到批判和遏制。

中共的文宣工作左不左,取決於中國的政治形勢。鄧小平八十年代中後期提出必須「堅持四項原則」,胡耀邦犯了「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錯誤下台,一直到六四趙紫陽下台,中共文宣工作又掌握在左派手裏。自從有「左王」之稱的鄧力群當中宣部部長、中央書記處書記,這之後一直到現在二十多年,中共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文宣領域代代相傳都是左派、極左派當家,發號施令。

鄧老爺子說「左」的東西根深柢固,首先就突出表現在文宣領域,表現在中宣部一系列管治方法和無微不至的工作指示上,下面的單位、媒體被左的繩子綁得死死的,稍有差池和越軌,就要捱整捱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