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城上游有一堤壩,長久以來為村民抗旱防澇,同時亦匯聚百川之力集成水庫,以待小小香城不時之需,村民務農耕作一口茶一口水,皆離不開這堤壩。

慢慢,香城富起來,旱澇也不來,務農的人少了,靠堤壩水庫生活的人也少了。慢慢,有人說,洪澇不再,堤壩何用?慢慢,有人說,旱象不再,蓄水何用?堤壩,就這樣炸了,水庫也就這樣填平了。

富不過三代,村鎮也如此,慢慢,香城村民為生活再執鋤頭,為兩餐辛勞於阡陌間,旱澇也看準時機輪換而來。慢慢,有人說,何不建壩防洪?慢慢,有人說,何不蓄水防旱?慢慢,有人想起當初炸堤壩填水庫,何等短視,何等衝動?他怪罪他,他也怪罪他,只是沒人記起,當初自己也炸得性起。

第一手消息請下載on.cc東網iPhone/iPad/Android/Windows Phone Ap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