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案組報道】少數族裔在港面對言語不通的問題,有不諳英語及廣東話的南亞裔婦女分別到公立醫院及衞生署診所求診時,不獲安排傳譯服務。曾有出疹病人誤服藥膏,引致嘔吐;有肺癆患者住院一個月也不知道所患何病;已預約傳譯服務的病人,亦被院方以未能提供為由推卻。有團體直指,醫護人員常因「怕麻煩」而拒申請傳譯服務,除剝削病人知情權外,更會引致誤服藥物個案,後果不堪設想。

Grace(右)今年三月因高燒不退,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了一個月。

患上肺癆的Grace須定時到公立診所服藥,而覆診卡上只有中英文。

Betty的兒子每日須服用多種藥物,惟覆診紙及藥物上只印有中英文。

巴基斯坦人Sally(化名)年前因女兒 Juwariyani的皮膚出疹,到油麻地賽馬會分科診療所求診,醫生未有為她申請即場傳譯服務,Sally獲發兩款口服藥物及一款藥膏,派藥職員卻未有提及當中有藥物只供外用。Sally將所有藥物向當時只有五歲的Juwariyani餵服。三日後,Juwariyani突然嘔吐大作,「幸好及時發現,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我住了醫院一個月,都不知道自己發生甚麼事。」今年三月,Grace因持續發高燒到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求診,直至出院,Grace向社工求助,經翻譯解釋,才知道自己患上肺癆,並須定期到公立診所服藥監測病情,而醫院給予她的文件中亦指患者家人須到醫院檢查。

三次覆診均遭「耍走」

巴基斯坦人Betty的八歲兒子每月要定期到伊利沙伯醫院覆診。今年八月,她已向院方要求申請傳譯服務,惟到達醫院後,醫護人員卻指未能安排,着她再預約覆診時間。Betty重新預約,豈料同樣情況再發生。至Betty第三次帶兒子到醫院又遭「耍走」,「第三次我丈夫透過電話要求他們馬上安排傳譯員,否則我們不會離開。」

教區勞工牧民中心(九龍)助理程序幹事Abbas Sairah表示,公營醫療機構設傳譯服務需由醫護人員申請,南亞裔人士要求往往遭拒絕。該中心主任畢雁萍亦指,上月會方曾與醫管局會面,要求改善有關問題,惟未獲正面回應,「其實我哋要求唔過分,醫管局同衞生署可以整不同語言嘅(藥袋)貼紙,提示佢哋啲藥點食,咁樣已經幫到佢哋。」她稱,醫管局前線人員往往不清楚措施,質疑當局與前線溝通不足,敦促當局檢討政策。

醫管局發言人指,局方已為醫院員工制訂傳召傳譯服務的流程指引,醫護人員會按病人要求或個案需要安排現場或電話傳譯服務。衞生署發言人則指,有關傳譯服務的海報均張貼在診所當眼處,少數族裔人士預約診症時,可要求診所預先安排傳譯服務。

第一手消息請下載on.cc東網iPhone/iPad/Android/Windows Phone Ap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