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氣魄的高低可以畫線量度,近年的香港人是輸在氣魄線上。輸在起跑線上不打緊,因為尚有很多時間可以趕上,但輸在氣魄線上則大事不妙,可能要輸足一輩子。

兩天前筆者到郊外旅行,赫然見到一些流動公廁上有大大的標語寫着「大陸人滾回去」、「北京末日」等字。我看後整天不能釋懷,這些鄉郊之地,能到此一遊的多是有閒階級,在山村林野之間,享受惠風和暢、鳥雀呼晴的環境,緣何這類人也弄得自己像個苦大仇深、長期備受壓迫的樣子,外人不知就裏,恐怕會以為回歸後的香港人天天過着被皮鞭抽打、被迫賣兒賣女的日子哩。

我們整天嘲諷內地人是「強國人」,其實只是反映自己「弱港人」的心態。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過去也以這種身份為傲,因為「香港人」代表了打不死的個性、迎難而上的精神,以及敢於到中流擊楫的氣魄,可惜或許是承平日久,這一代的港人竟變得終日長嗟短嘆,顧影自憐,猶如深宮怨婦,一生的視線範圍都出不了宮闈之外。

今日香港人抱怨內地人搶高物價,佔據了港人的生活空間,其實二十年前我們對深圳的「入侵」遠為厲害,在深圳至東莞一帶置業的港人不知凡幾,其時不少港人在當地一晚消費,就等如深圳部分工人一個月的工資,難道我們就完全沒影響他們的生活?但當時深圳人就沒喊出「香港人滾回香港去」的口號,說不定人家只會暗暗地想,你闊氣嘛,過些日子我要比你更闊!只有這樣的氣魄,一處地方才會有前途。今日的倫敦、硅谷、溫哥華同樣面臨被華人炒貴物價的情況,但人家也不會出現港人般歇斯底里的現象,我想,香港人是害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