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2/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亂世達觀:厭惡性政治花瓶

原來私隱專員真有不少叫人莫名其妙的「私隱」,難怪卸責卸得如此理直氣壯,政府如此呵護有加。

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前日就私隱專員公署管治問題再度聆訊,私隱專員吳斌上演獨角卸責騷,完全沒誠意正視問題,更遑論自我反省、撥亂反正。吳斌口中,公署租用辦公室面積比實際需要大六成,令政府每月空耗超過十四萬元公帑,是因為自己有「前瞻性」,早知港府同意增加人手,斷正只因時間有偏差。對當局予取予攜非常「樂觀」,怪不得大花筒如此放肆。

對最為人詬病的赴英公幹住豪華酒店事件,吳斌的解釋更荒唐,說遇上突發事故,遲了回覆主辦單位,對方提供的免費酒店已爆滿,花公帑另租酒店實屬無奈。「突發事故」是甚麼?答案竟是「唔記得」。雖說故弄玄虛、無事生非是私隱專員公署的專長,否則便無法體現其存在價值,不過,以如此子虛烏有的「理由」忽悠市民,吳專員也太高估自己的智商了。

一直以來,私隱專員公署除了煞有介事、小題大做外,沒做過多少有建設性的事。政府部門洩漏市民重要個人資料的醜聞不斷,情況日益惡化,證明該署不過是浪費公帑的幫閒衙門。

吳斌還有臉要求增撥資源,說人手短缺是因為調查工作是「厭惡性行業」,因此人才流失嚴重,他甚至打蛇隨棍上,稱要求所有個案調查符合法定時限是「不可能任務」。

着數多多益善,工作少少無拘,對納稅人來講,最具「厭惡性」的,其實是私隱專員公署這隻政治爛花瓶。

謝文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