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紀曉嵐鐵筆:孤家寡人危危乎矣

「慳電膽益親家」醜聞風波發生後,曾小子龜縮逃避數日,跑到倭寇國北海道「賞紅葉」四天,留下了一個爛攤子。曾小子以為這樣做就可以「眼不見,心不煩」,以為「冷卻」四天,返港之後就「一天都光晒」,醜聞風波可以「自然平息」也。

然而,龜縮逃避的結果,是繼續爆出新醜聞,親家之後,弟婦也「出事」。曾小子涉嫌「出口術」幫助弟婦脫離「雷曼苦主」苦海。此事件關涉「各位司局長」,直接幫手人乃立法會議員石禮謙。看來,這單醜聞比「慳電膽益親家」醜聞會更多「體制」中人沾包,曾小子「累街坊」也。

曾小子醜聞頻生,又東躲西藏,十幾天來只讓他的心戰室、下屬、親家、兄弟為他「解畫」開脫,此等龜縮之法,不但解決不了問題,而且疑點愈來愈多,醜聞愈滾愈大,民憤愈激愈強。與此同時,還進一步暴露了曾小子的人格缺陷,此人遇事毫無承擔,側側膊,快閃也。

如此這般,目前已導致整個府衙管治出現一片混亂,眾多官員其實早已很看不起曾小子。他的「內閣」——香江行政會議——也開始籠裏反也。在「慳電膽益親家」醜聞風波中,行政會議雖然作出了「挺曾」表示,但十分軟弱無力,看得出不過是「應付」一下曾小子而已。在香江樓市、建居屋等政策性極強的問題上,行政會議成員「乘」曾小子「避難」倭寇國,就向他的施政報告大唱反調,對他的「曾家軍」大唱反調。

窮途末路 四面楚歌

曾小子現在是窮途末路、四面楚歌,從民心到輿論到「內閣」到府衙系統都在「攻」他,都對他的管治和為人表現了「極大」反感和厭惡,除了「曾家軍」的幾個「鐵桿兒」,曾小子實際上已經沒有支持力量,他在政治上乃孤家寡人也。

醜聞發生後,由於朝廷沒有絲毫「挺曾」的表示,本地聽命於朝廷的「建制派」對曾小子也相當冷淡,只有幾個在香江「體制」內擔任職務的人「習慣性」的為他說幾句不痛不癢的開脫之言,整體「愛國愛港力量」保持沉默,朝廷駐港機構更是不置一詞。

出現如此情況,一個重要原因,乃朝廷和香港民眾、輿情一樣,十分清楚曾小子之醜聞絕對「理虧」,箇中是非黑白不容混淆、不容顛倒。故朝廷首輔講出處理曾小子醜聞要「依法辦事」也。

柳太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