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政情:小氣候:精神分裂諉過傳媒

美國黃色新聞始祖赫斯特(W R Hearst一八六三—一九五一)有句名言:「政客為保權位無所不用其極,甚至化身為愛國者。」

自稱「政治家」的煲呔曾,面對「慳電膽益親家」和「弟婦蝕雷曼迷債提早獲賠」兩大醜聞衝擊,拆彈手法左支右絀,動員親政府傳媒護航,每日被這些由心戰室放料、自己說給自己聽的虛擬報道包圍,逃避正面回應由兩大醜聞引發的連串疑問。煲呔曾在禮賓府仰望,頭頂確有一片如他所願的藍天白雲,卻看不到周遭的風雨飄搖,政治視野如此狹隘,不要說政治家,連小政客的層級也攀不上。

煲呔曾拆彈的新一招,終於親身上陣,把自己化妝為遭到傳媒「無理」攻擊的受害者,更把個人的政治誠信及操守與整個特區政府連繫起來,傳媒繼續質疑他的利益輸送和利益衝突,等同與整個特區政府為敵。

看看煲呔曾聲明中自稱:「作為特區政府的領導」、「決策都是以公眾利益為先」,不是應驗了赫斯特「化身為愛國者」的名言?煲呔曾無法釋除外界因為兩宗醜聞引發的政治誠信質疑,只好把自己化妝成維護公眾利益的愛港者。

煲呔曾一方面把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危機諉過傳媒,卻按捺不住自己高人一等的心態,使用如「無中生有」、「惡意中傷」、「變本加厲」和「毫無事實根據」等的嚴重指控字眼,但煲呔曾沒有列舉此等指控背後有何事實理據支持。為何過去十多天的傳媒報道,質疑他的政治誠信,不但未有「謠言止於智者」,反而愈演愈烈,被他上綱上線至「以圖削弱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如果在極權社會,統治者這樣批評傳媒和異見者,意義上等同拉人封艇的「叛國」和「煽動分裂」等罪名;噢,香港幸好還有言論自由。

這樣一篇由扮演受害者到殺氣騰騰的精神分裂聲明,在最後一段露出了尾巴:「我和我的同事都會繼續把焦點放在大家關注的社會議程之上。」潛台詞正是煲呔曾執意對外界的質疑裝聾扮啞、自說自話、戀棧權位,果然「為保權位無所不用其極」。

風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