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寫新移民阿姐到安老院工作,看見院友的指甲和腳趾甲不斷生長變硬,無法自己修剪,也沒有人得閒理會他們。

阿姐在第一個月出糧後買指甲鉗,用自己的休息時間幫院友剪指甲,剪齊全院院友後辭職。我沒有寫事實的全部,因為不忍心而刻意省卻。阿姐當時帶點不好意思的告訴我她買幫貓狗剪指甲的指甲鉗,要不然,無法剪掉院友那些太長太厚太硬的指甲和腳甲。

人和貓分別很大,阿姐並非將長者視為動物,而是選擇最恰當的修甲工具,跟最近的貓與主人關係比喻同樣分別很大。

宗教界人士公開談到很多朋友都說貓會抓壞傢俬,但他家中的貓很乖,毋須以籠囚禁。香港若想內地對香港政策放寬一點,要視乎香港表現。

貓天生要磨爪,就如人要剪指甲一樣。我曾忘記帶紙皮回家給貓貓磨爪,貓貓乖到任由貓爪長到彎曲刺傷自己,都不願抓壞任何東西。我發現後非常內疚,即時幫牠剪甲,大家別罵我虐待或冷待貓貓,我只是沒有留意牠的腳板底。貓貓寧願傷害自己都不願抓壞家具,修養好過整天想用籠囚禁貓的人。自私自利的人養貓,只想操控其他生命而已。

有些人是操控狂,養貓為了囚禁貓。面對有權有錢的人,就會甘願做奴才,並以為人人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