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早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報告話延遲九個月將人民幣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即係進身儲備貨幣作出咗裁決。史提芬立即搵份IMF份原文睇睇,初時以為IMF要心急如焚的阿爺,多等九個月。後尾IMF澄清,解釋人民幣入唔入到SDR,決定仲係今年十月公布,唯獨實際操作會延遲九個月執行,純屬一場美麗誤會,但已搞到個市以為阿爺五年的努力撻Q收場。

滙控業績勝預期,在波動市況下,可作為中期收息之選。(資料圖片)

其實由近排IMF總裁拉加德打晒開口牌,話中國暴力救市唔影響申請加入SDR的決定,到今次將原訂一六年一月一日實施安排延遲,整色整水的舉動,似乎人民幣躋身SDR,機會是高唱入雲,北京要為人民幣境外製造實際需求的計劃,又向夢想行近一大步。

周二出奇咁弱的港股,昨日在滬綜指低收之下,恒指收市意外地回升108點,收報24,514點,現貨成交縮水到唔夠七百億元。中資基金班水回國,外資基金睇唔通北大人暴力救市會點發展落去,選擇一動不如一靜,結果港股一副陰陰乾姿態。

從總理李克強啟動暴力救市一刻,A股不顧後果的托市手法,教人大開眼界,卻唔知點收科。事實上,當有形之手在股市攪局,難免衍生種種後遺症。好似最初北京落柯打要證金公司及券商掃入過萬億人仔的內銀及石油股,買貨買得側重之外,規模已等同當年港府打大鱷,最後透過籌組盈富基金(02800)釋放回到股市的數以十倍規模。

托市買股尋求出路

可以肯定,一段時間內都幾難在市場沽番出去,「紫釵股」能買不能賣,在下估最大可能都係直接回饋市民,最後注資養老及社保基金外,實在別無他法。

自從A股出現惡意沽空的「中國特產」,中外基金對開股指期貨淡倉都異常忌諱,即使有實際套戥需要,都怕觸動阿爺托市條神經。結果境外衍生工具做淡需求激增,市場扭曲,例如南方A50(02822)同安碩A50(02823)一對A股ETF孖寶,沽空成交長期高企外,隻安碩A50更較NAV低水近5%。

同時,昨日四點所見,新加坡A50期指的八、九、十及十二月大低水190點、389點、422點及706點,計落低水1.7%、3.5%、3.8%及6.4%之多。儘管股壇必勝法有云:「人棄我取,人取我予」,眼見托市唔湯唔水,又有幾多人真係夠膽呢個時候貪折讓去撈底。

早幾日話發改革開Turbo審批基建項目投資救經濟,推介水泥股,過去兩日終見真章,熱錢一到,果然龍頭股先行。海螺水泥(00914)昨升4.8%,華潤水泥(01313)升3.2%,槓桿比較高的中國建材(03323)更升6%。反觀台泥(01136)與亞洲水泥(00743)等二線梯隊如老僧入定般表現,股民可疊埋買大棄小。

渣打繼續瘦身行動

七月份內地新能源汽車生產2.04萬輛,按年勁升2.5倍,累計首七個月更勁升3倍,刺激比亞迪(01211)彈升7.4%收36.8元。當國際油價插穿50美元,高盛仲淡到話二○二○年前油價都難有起色,電動車到底有價有市,抑或只係基數低之下曇花一現,諗住長線投資的似乎要好好諗諗。

短期個市好,惟睇落極有可能愈來愈靜局,除了個別消息股外,近排都係諗番啲穩陣股較上算。好似滙控(00005)剛派中期成績表,稅前利潤比大行預測多出近9%。top line收入無乜瞄頭的確係事實,但跨國銀行靠縮皮擠出增長,亦唔係乜新鮮事,最緊要係一級資本充足率改善幅度比預期大,沽售非核心資產計劃按部就班進行當中,計埋巴西業務套現,計落資本充足率升到約12.1%,去到該行目標下限。

派唔派大息屬其次,至少在渣打集團(02888)修身仍在進行當中,需要削減股息下,滙控派送能力,對需要穩定股息回報的保守一族,相對有較大保障。估計今年股息率應該有5.5厘樓上,股價上番70元,技術走勢已初見好轉。

買佢發達就唔使諗,但中線收息,短期賺價潛力唔錯,買佢亦都可以避免看官們戶口有錢手痕,亂咁博股仔反彈結果被綁做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