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無點金術 只有贏輸家

與美、日股市旺盛的漲勢相悖,商品市場出現大震盪,尤以黃金跌價最嚇人,是四年牛市結束,還是入市機會?成為市場爭論的焦點。市場專家各持己見,但已無權威可言,有的睇中黃金牛市的投資家,正在熊氣瀰漫中輸得面目無光,證明投資權威所謂點金術面臨破產。情況正好應對了一句流行語:市場沒有專家,只有贏家或輸家。這種只看結果,不看過程的道理,深刻反映當前投資市場變幻難測。

這裏值得拿來論輸贏的,可不是普通人家的小量藏金,而是那些大進大出的大戶,或者重注賭勢的對沖基金。這些巨額金錢賭注,在金價漲跌中,大戶與大戶對賭博弈不時輸贏執位。金價在二○一一年九月五日,叩一千九百美元關見頂後,就一直震盪向下,期間升升跌跌顯示好淡角力不止,至今金價已倒退返近兩年前,技術上上升軌已跌破,牛市似是大勢已去,但淡友得勢好友未投降,因為預期金價向升的理由未消失。

支持金價向升的最強理由,是對通脹升高的預期,而通脹預期的最強理由,是發達經濟體被形容為「坐直升機撒銀紙」——瘋狂的量化寬鬆。貨幣氾濫必致通脹,是經濟學的簡單道理,但這個簡單道理目前陷入失靈,儘管美、歐、日的無限量寬俱已到位,但專家預期的推升通脹未有出現,使金價失去支撐漲勢的主要理由。

當中,現階段被忽略的,通脹不來是經濟太弱。因為需求極其偏弱,經濟進入史無前例的增長或衰退弱勢,而且不是局部、部分弱勢,是全球性的弱勢,從商品市場全面崩圍,不難讓人感受到全球生產不振、需求低迷的折射。沒有需求就沒有投入,量寬所創造的貨幣,也就沒有流入實體經濟,而是在股市等金融資產裏打轉。

除了全球性需求偏弱,政府債務危機引起的央行沽金,成為金價直接的利淡;另類的黃金需求壓抑,譬如中國的政治性反貪腐,也被認為是導致金價利淡的原因。然而,很明顯這些原因的發生,雖然未必可預期,或會令市場猝不及防,但其影響往往是短期性的。

甚至中長期而言,現階段生產不振、需求低迷的情況也會過去,一方面需求會復甦、經濟會轉勢,另一方面金融資產在創造貨幣的狂谷下,泡沫風險會生成,貨幣氾濫最後總須以高通脹埋單,經濟學簡單道理始終會顯靈。市場輸家與贏家的分野,只在於勢頭轉逆時點把握的準繩度,正因為這個視角,好友堅持其對金價上漲的預期。關鍵是時點拿捏失準,也會使其成為輸家。

金價以通脹為漲跌預期,日後將反映量寬政策引發惡性通脹的禍患。金價在投資意義上有輸家贏家之分,但對日後的禍患來說,量寬政策卻是只有輸家沒有贏家。事實上,儘管美日股市的急漲,給人國際投資風險胃納提升的印象,但許多投資基金,投資比重仍然保持一半半水平,證明審慎投資仍未被放棄,基金還在惶惶然防範惡性通脹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