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國會選舉塵埃落定,一一年下野的中間黨在資訊科技界巨子西皮萊領導下取得四十九席,擊敗聯合黨重新上台。今次大選另一大贏家是走疑歐路線的芬蘭人黨,它比上屆減少一席得三十八席,以一席之差壓倒聯合黨成為第二大黨。

上屆大選,索伊尼率芬蘭人黨從只得五席的小黨,一躍成為手握三十九席的第三大黨。芬蘭人黨並沒有加入以聯合黨為首的大聯合政府,主要因為它反對出資救援財困「歐豬國」。

對歐豬國特別嚴苛

聯合黨上台後,芬蘭經濟每況愈下,失業率達百分之九點二,創○三年以來新高。經歷一二、一三年衰退及一四年停滯,料一七年前芬蘭每年經濟增長不超過百分之一點五。芬蘭經濟急速下滑,庫房收入銳減,人口老化致福利支出居高不下,該國國債水平從不超標之「金漆招牌」不復存在,料明年前該國國債佔國內生產總值(GDP)逾百分之六十四,超出歐盟「國債佔GDP不得超過百分之六十」的規定。芬蘭自身難保,西皮萊邀索伊尼入閣擔任外長,歐盟化解希債危機之任何構思,或遭芬蘭新政府百般刁難。

英國《每日電訊報》一篇評論指,芬蘭對歐豬國特別嚴苛,例如,一一年為希債危機最嚴峻時期,當時芬蘭政府與希臘政府達成協議,成功說服對方提供價值十億歐元的抵押,以換取芬蘭同意歐盟第二次出資救助希臘。用五千億歐元築起防火牆之「歐洲穩定機制」一二年九月生效,出資挽救財困歐豬國變得有規有矩,芬蘭威脅動用否決權換取「甜頭」的日子一去不返。芬蘭人黨反對救助希臘之主張,因芬蘭經濟一蹶不振變得師出有名,文章因此認為,芬蘭新政府上場或導致歐元區分崩離析。

退一步說,中間黨的西皮萊走親歐路線,加上西皮萊拉同樣親歐的斯圖布擔任財長,合二人之力或能約束索伊尼,確保芬蘭在重要關頭跟隨歐盟大老步伐前行。是故,希債談判因芬蘭新政府攪局破裂之風險,未必如想像那樣高。

無論如何,索伊尼高舉反對救助希臘旗號上位,為免被選民懲罰,定會律人以嚴責己以寬,力阻西皮萊政府推行民眾承受不了之緊縮措施。換句話說,歐盟要不接受一個妨礙希債危機「大事化小」的芬蘭政府,要不接受一個財政紀律愈加鬆散的芬蘭政府,任由歐盟昔日備受推崇的財政紀律模範生,變成為求擺脫困局犯規當食飯之壞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