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恐襲發生後,美國如驚弓之鳥,布殊政府為剷除策劃恐襲的阿蓋德,先後發動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並授權中情局於海外執行反恐行動,自○二年起於各地設立「黑獄」,向恐怖嫌犯施刑套取情報,力圖先發制人,制止另一場大型恐襲降臨本土。

奧巴馬上任後,着手從阿伊兩國退兵,惟阿富汗局勢持續不穩,加上伊拉克局勢因回教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崛起急速惡化,華府撤走駐阿美軍阻滯重重,奧巴馬硬着頭皮於伊戰落幕後,重派數千美軍到伊拉克擔任顧問助戰。

教奧巴馬雪上加霜的是,早於○六年落幕的中情局海外黑獄計劃,因國會參院情報委員會調查報告曝光再起爭議。報告指,中情局瞞着華府和國會,以眾多比水刑更殘忍的手法逼囚犯招供,並極力淡化「施行酷刑作用有限」的事實。報告稱,布殊總統多年後始知道中情局採更殘酷手法施刑細節,時為○六年四月八日,當時是戈斯擔任中情局局長。

下令打反恐戰的是布殊,中情局反恐越界無王管,布殊難脫干係。一方面,報告力斥中情局向白宮提供不盡不實的資訊。另方面,布殊是否掩耳盜鈴,各方議論紛紛。布殊一○年底推出回憶錄《Decision Points》,提及有看過司法部認為合法之一系列用刑方法,其中兩種過火,要求中情局取消。奇怪的是,前中情局法律顧問里佐(John A. Rizzo)在本年出版的自傳揭露,就他與前中情局局長特內所知,布殊從未就中情局施刑細節聽取匯報。

維護國安 放在首位

美國著名傳媒工作者艾肯沃特德前年底出版《500日:反恐戰秘密與謊言》披露,時任白宮法律顧問的前美國司法部長岡薩雷斯,於特內擔任中情局局長時,阻止布殊聽取特內匯報,岡氏說:「總統先生,我想你沒有必要知道(中情局用刑)細節。」布殊答:「很好,但要確保所有事情都合法。」

究竟布殊真的被蒙在鼓裏抑或裝傻扮懵?布殊政府於九一一後草木皆兵,今天奧巴馬因IS如芒在背,正因兩者同樣將維護國安放在首位,加上奧巴馬處於任期末段,為保「任內美國本土無大規模恐襲」的清白之身,他對中情局昔日虐囚黑幕表現得如何懊悔也好,當恐襲危機殺埋身,背上千斤反恐包袱,或令他不得不向現實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