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強聚眾談重建 利比亞焉知禍福

法國總統薩爾科齊和英國首相卡梅倫主持的利比亞重建國際會議,日前於巴黎召開,五十多個國家派代表出席會議。法方推動以「新利比亞之友小組」之名,將國際指導利比亞重建的有關磋商機制化,以取代本年三月透過空襲解班加西圍城之困的「利比亞問題聯絡小組」。利比亞問題國際化,恐怕給踏入後卡達菲時代的利比亞,製造更多問題。

薩爾科齊於三月十九日在愛麗舍宮召開的緊急峰會,呼籲來自四大洲的代表對卡達菲採取軍事行動,而與會的二十位代表尚未達成共識,薩氏就急不及待派戰機升空準備空襲,中俄德自始至終均沒有參與空襲,與法國唱反調。如今,薩爾科齊邀請中俄德出席重建會議,視他們為「新利比亞之友小組」一分子,他擺出不計前嫌的姿態,原因耐人尋味。

法國和英國為空襲利比亞行動擔大旗,利比亞反對派領袖承諾履行現有的石油開採合約條款之同時,強調日後會給予那些助其擊潰卡達菲的國家更多好處。在此一背景下,若英法將中俄德拒諸會議門外,豈不是令重建大會變成一次論功行賞的檢閱儀式?

儘管英法對中俄德拒絕參與空襲嗤之以鼻,但不要忘記,在利比亞變天前,英法與卡達菲獨裁政權打得火熱,為保與利比亞的商貿和能源合作關係,將人權等問題擱在一旁。正因英法拉攏卡達菲的過去難以抹掉,兩國未敢排擠那些反對空襲的國家,相信是怕惹來五十步笑百步的指控。

無論如何,英法為發動空襲不惜工本,國庫更見空虛,利比亞的人道救援和重建工作千頭萬緒,西方經濟實力大不如前,恐難獨力支撐。西方與中俄因種種緣故,為應否支持利比亞反對派的問題爭持不下,到了後卡達菲時代,各方恐怕又會為重建支出和石油利益的分配問題鬧不和。

雖說與會各方同意,讓聯合國在利比亞過渡時期居中協調,並在安理會框架下通過有關重建利比亞的新決議,但不可不知的是,薩爾科齊在會上堅持繼續按聯合國安理會第一九七三號決議的授權,必要時向利比亞盟友施援。

以班加西東部勢力為主的利比亞反對派,與西部的黎波里和南部沙漠的部落能否合得來,目前言之尚早。這令人懷疑,薩氏死抱着第一九七三號決議不放,是為介入利比亞問題留下伏筆,聚集各國討論重建,或旨在掩人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