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視寰球:風水輪流轉 歐洲快完蛋

歐洲正遭受多重危機的煎熬,既有歐債危機衝擊,又有腸出血性大腸桿菌侵襲,加上積重難返的福利危機,使歐洲陷入難以自拔的泥潭。風水輪流轉,歐洲的地運已過,很可能淪為國際社會的棄兒。

由於希臘、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的債務危機持續惡化,國際評級機構不斷下調歐盟成員國的信用評級。比如,標準普爾將希臘的信用評級下調至CCC,評級展望為負面。評級公司落井下石,使希臘債務危機的解決更加困難,一旦債務重組失敗,將發生連鎖反應,惡化其他國家的債務危機,使歐元崩潰。

債務危機引發的社會矛盾、街頭抗議,已成為歐洲政治的常態,無論是希臘、法國,還是西班牙、愛爾蘭,街頭抗爭一波接一波,也愈來愈血腥。社會動亂的結果便是政局動盪,歐洲各國的領導人如走馬燈似的更換,但一個比一個沒辦法。

福利主義 拖垮經濟

可以說,歐洲如今陷入二戰結束以來最大危機,而這場危機的根源在於歐洲長期實行的福利主義。歐洲各國普遍實施高稅收、高福利,一個人從出生到墳墓,國家全部包辦,而政府公務員更成為人上人,比如希臘公務員每月可獲得介於五至一千三百歐元之間的額外獎金,而發獎金的名目林林總總,包括會使用電腦、會說外語、準時上班等,不少公務員過了四十歲之後就退休和領取退休金。

高福利客觀上助長了懶惰主義,而且還寅吃卯糧,掏空了國庫,透支了未來,使整個社會失去了發展動力;而高稅收又嚇阻了外來的投資,使整個經濟沒有了活水源頭。再加上,來自非洲和中亞等的新移民蜂擁進入歐盟,與當地居民爭食,使原本捉襟見肘的資源更加窘迫。在這種三重擠迫之下,歐洲這頭奶牛已經弱不禁風了。金融海嘯使歐洲提前病倒,但是如果沒有金融海嘯,高稅收、高福利的歐盟畸形發展模式,也照樣無藥可醫,只是苟延殘喘的時間會長一些而已。

盛極而衰 前途黯淡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個人也好,一個國家也罷,都是有起有落。歷史上任何一個強國,包括古希臘城邦、羅馬帝國、中華帝國,再到西班牙、葡萄牙、不列顛,長則上百年,短則幾十年,便盛極而衰,由強變弱。目前的歐洲,正是處於衰變的十字路口,前途黯淡。

風水輪流轉,西邊不亮東邊亮,歐洲步入衰退期之後,歐洲的先進技術、各類人才與資金便會流向那些新興國家,新興國家便會趁勢崛起。金磚五國的國際社會影響力愈來愈大,便是一個明證。

劉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