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2009

播放本新聞相關短片

貧富懸殊甲天下 先富何曾幫後富

貧富懸殊已成為中國社會政治矛盾的主要根源,弱勢群體呼籲盡快調節收入分配,但在利益集團的阻撓下,有關方案至今難以出台,當局如何平衡各階層利益將面臨重大考驗。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統計數字,中國目前佔總人口百分之二十的最貧困人口,只佔全國收入或消費份額的百分之四點七,而佔總人口兩成的最富裕人口卻佔到五成的收入或消費份額。今年,中國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費國。

根據世界銀行的報告,中國的堅尼系數從上世紀七十年代約為零點一七,猛升至今年的零點四八,已達到危險程度。世界銀行報告同時顯示,中國最高收入群體的平均收入和最低收入群體的平均收入之比達到十點七倍,而美國為八點四倍,俄羅斯為四點五倍,印度為四點九倍,日本為三點四倍。

這些驚人的數據表明,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由世界上居民收入最平均的國家,變成世界上居民收入差距最大的國家之一。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比美英「萬惡的資本主義」更加不平等。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城市像歐洲,農村像非洲;官員像大款,農民像難民。這些都成了中國現實的形象寫照。更有人笑談,從中國西部到東部的歷程就像從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到資本主義社會的進化過程。地區差別之大,由此可見一斑。

幫富壓窮 執政為誰

鄧小平當年提出「鼓勵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然後先富幫助後富,走共同富裕的道路」。這個設想的確很美好,但實際上行不通。先富起來的,大多是有關係的貪官污吏、官宦子弟和黑惡勢力,他們先富起來後,早早將財富轉移到海外,加拿大溫哥華出現「中國二奶村」便是最好的明證。只有絕少數先富之人能夠真正像鄧小平提倡的,幫貧助弱,共同富裕。

另一方面,當局被先富階層所挾持,權力被財富所綁架,出台的政策及其利益流向大多偏向先富階層。先富階層可以通過代理人,或提供贊助費,或控制輿論去影響各級政府的決策,甚至利用政府資源殘民以逞。事實上,先富階層非但沒有幫窮者富起來,反而「幫助」他們繼續窮下去。

在內地的現實生活中,窮與富處於根本對立狀況。富幫窮,從個體上來說有可能,但從總體上看兩者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沒有窮,哪有富?關鍵是政府在窮富之間持甚麼樣的立場,一味偏幫富人,打壓窮人,將會失去執政的合法性。

目前,中國貧富差距擴大,已經使社會階層產生斷裂,中下階層民怨滔天,各地群體性事件風起雲湧,給當局敲響了警鐘。當局如果繼續置若罔聞,坐視不理,再怎麼維穩都是徒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