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云乎哉?

22/10/2008
文: 黃毓民


陳方安生身在英國,與洋人月旦港事之餘,竟然把矛頭指向爭取民主立場最堅定的社民連;那篇新聞稿字G行間,威權意識表露無遺。

對於社民連的政治抗爭,頗有一些人不以為然,特別是泛民主派中有人恨得牙癢癢,但既曾假惺惺表示「不攻擊同一陣營的人」,不好意思厚髂y皮違反「承諾」,惟有「假手於人」。正是姣婆遇饈蚽賓,一拍即合,便有「陳老太越洋發新聞稿以匡正義」之舉措。

陳老太曾是威權政治一部分,捍}過殖民地政府及特區政府的尊嚴和權威,如今又要捍}立法會的尊嚴和權威。就算此間立法會的尊嚴和權威不是蕩然無存,也所剩無幾,陳老太呼籲立法會主席和不同黨派的議員維護立法會的尊嚴和權威,真是牛頭不對馬嘴。

真相可能是,陳老太自以為一直很有尊嚴和權威,然而卻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消失殆盡,心不甘情不願,惟有借打擊社民連來立威。

只不過是擲幾條香蕉而已,有甚麼大不了?只不過是向強權表示抗議而已,有甚麼大不了?

上綱上線,構陷羅織,甚麼壞細路,影響立法會形象,一頂頂帽子拋過來,這才是赤裸裸的暴力哩!

說到暴力,特區政府指鹿為馬,言而無信,沸揚民意要求免入息或資產審查提高生果金金額,但特區政府仍然一意孤行,立法會表決部隊隨時候命為政府保駕護航……難道這些都不是暴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