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行者街頭定格

21/04/2008


市民抗拒街頭劇是源於他們不認識,本來香港的藝術空間就狹小,這點我們能理解,但連劇界亦有人不支持,甚至不視街頭劇為戲劇的一種,這才讓我們感到最無奈而灰心。

最近途經時代廣場,你也許會碰上一些少男少女駐足停步,突然「定格」,令人聯想起周末於旺角行人專用區上演的街頭劇。這種難以被香港人接受的藝術,卻成為獨立自資劇團好戲量的招牌。面對種種困難及反對聲音,劇團的助理藝術總監賴恩慈卻堅持與戰友繼續創作,以推動香港藝術發展。

回想十多年前,賴恩慈被中一班主任隨意點名,指派上場做話劇,她說:「那次一人擔當編、導、演,比趕功課還要辛苦,show後感覺非常奇妙,就好像找到人生中一條重要的鑰匙,從此再沒有停止創作戲劇。」

苦心經營 街頭變舞台
面對現實社會,賴恩慈最希望打破固有框框,因此,她選擇以非主流戲劇帶動藝術,街頭劇、民眾劇場等漸漸於公共空間上演,但對繃緊的香港人來說,卻只是擾亂社會秩序的活動,她說:「市民抗拒街頭劇是源於他們不認識,本來香港的藝術空間就狹小,這點我們能理解,但連劇界亦有人不支持,甚至不視街頭劇為戲劇的一種,這才讓我們感到最無奈而灰心。」幸好,由一開始大眾反對,到今日大眾一同參與,甚至連相熟休班警員都駐足觀賞,更引來外國藝術家一同演出,旺角行人專用區漸漸建立成「文化街」,也足證她們五年來的堅持沒有白費。

大學修讀電影期間,賴恩慈曾經到過拉丁美洲拍攝紀錄片。她於這個充滿革命色彩的大陸,第一次體會世界之大,感受到社會的不公平,此行令她決心以戲劇及電影盡力去為世界添色彩。

拉丁美洲之旅過後,賴恩慈積極到世界各國交流戲劇藝術,她說:「○五年我到印度參與婦女劇場節,語言即使不通,戲劇卻變成了不同國界的共同語言,讓我們可以討論國家與婦女權益的問題。」

與戰友一起 走得更遠
去年,賴恩慈憑香港藝術發展局的獎學金,遠赴美國三藩市學習戲劇,她優秀的表現更引來三藩市默劇團邀請加入,她卻記起劇團中人說過:「要走得快需要一個人走,要走得遠則要與戰友一起走。」這句話讓她想起正於香港努力的戰友們,最後,她選擇回到自己的根基,繼續為香港觀眾打開藝術之門。

賴恩慈簡歷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視電影系,並曾獲浸會大學向前育統籌局推薦為「傑出學生」。現為香港獨立自資話劇團「好戲量」助理藝術總監,曾為多間中、小學的英語戲劇及戲劇節導師,並曾參與《駒歌》、《陰質育》、《歌神英雄傳》、《仙都唔仙》等演出,最近更以Visual Arts藝術家身份進駐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賴恩慈與戰友依然逆流而上,爭取更多元化的藝術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