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娜齊爾姪女開腔 世襲政治損害民主

13/01/2008


巴基斯坦前總理貝娜齊爾遇刺身亡,她年僅十九歲的兒子比拉瓦爾匆匆接過人民黨主席之位,承繼布托家族政治衣吽C即使比拉瓦爾在名字中加入母姓,但始終難掩自己是「外姓人」的尷尬身份。此外,比拉瓦爾六年後才達參選國會議員的最低合法年齡,並要等十六年才有望出任總理,其聲名狼藉的父親扎爾達里又擺出垂簾聽政的姿態,有人認為,貝娜齊爾姪女法蒂瑪才是名實相符的布托承繼人。

現年二十五歲的法蒂瑪任職報章專欄作家,是穆爾塔扎.布托的女兒;穆爾塔扎為貝娜齊爾的弟弟,故比拉瓦爾與法蒂瑪屬表姊弟關係。穆爾塔扎曾挑戰出任人民黨主席的姊姊,他九六年於卡拉奇遇害,其姊夫扎爾達里被指與事件有關,布托家族自此陷入分裂。法蒂瑪的母親不時公開譴責貝娜齊爾,而貝娜齊爾則把弟婦喚作「肚皮舞孃」,又指她無權承繼布托家族產業。

法蒂瑪在姑媽貝娜齊爾死後兩周首度接受西方傳媒訪問,大肆批評人民黨推舉比拉瓦爾為主席的做法,她直斥表弟身邊的人力圖延續世襲政治,並藉表弟身上的「貝娜齊爾血統」渾水摸魚。貝娜齊爾與穆爾塔扎兩家人關係欠佳,法蒂瑪質疑比拉瓦爾是否適合擔任人民黨主席,令人懷疑這是否出於「酸葡萄心態」,亦由於法蒂瑪的十七歲弟弟擁有更純正的布托血統,她是否替弟弟不值才仗義執言呢?

法蒂瑪擺出大義凜然的姿態,強調巴國政治新紀元應建基於政綱而非人物,力圖擺脫像「經營家族式古董店生意」那樣的世襲模式,這對人民、黨和國家都有利,是故她和弟弟雖屬布托家族的嫡系,但姊弟二人並不適合領導人民黨。

或許法蒂瑪本人並無私心,只不過就事論事,於西方接受育的法蒂瑪對西方民主政治固然有深入認識,但她似乎不明白,硬把西方民主制度移植到巴國根本行不通。西方民主講求制度、有能者居之,但在巴國這個以家族為核心的封建社會,人的因素極為重要,單憑政綱實難以團結群眾,具代表性的領軍人物不可或缺,這或能解釋為何貝娜齊爾冒馧Q刺殺的危險亦堅持與民眾作近距離接觸。在比拉瓦爾出任人民黨主席的記者會上,其父扎爾達里直言:「你知道,這個國家象徵意義重於一切。」

扎爾達里的話不無私心,但正正道出巴國政壇的現實。人民黨推舉比拉瓦爾任主席,無非是要延續貝娜齊爾傳奇,藉布托家族旗號團結支持者,貝娜齊爾的親兒可謂不二之選,比拉瓦爾亦無法推卻家族使命。試想,若比拉瓦爾步母親後塵遇刺身亡,群龍無首的人民黨可能會打法蒂瑪或她弟弟的主意,推舉其中一人承繼布托家族大業。法蒂瑪大談民主理想之同時,有否為比拉瓦爾身不由己的苦況設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