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娜齊爾與極端主義

30/12/2007
文: 楊達


二○○七年遲來的驚人消息:巴基斯坦人民黨領袖貝娜齊爾遇刺身亡,令一直十分混亂的巴國政局更顯屋漏偏逢連夜雨。

巴基斯坦是美國在反恐戰爭中的重要盟國,眾多觀察家早已指出,貝娜齊爾流亡多年後返國之目的,就是跟穆沙拉夫總統達成某種共識,從而擴闊日益孤立的穆氏政權的群眾基礎,穩住大局,好讓巴基斯坦集中精力幫助美國進行反恐戰爭。

巴激進勢力將抬頭
筆者在以往涉及巴基斯坦的討論中已提過,美國對巴基斯坦的態度十分現實,近年來,美國需要穆沙拉夫的合作,鎮壓境內激進勢力、西北邊境省內之部落武裝,以及與阿蓋德和塔利班運動相關的組織。貝娜齊爾之死,肯定破壞美國穩定巴基斯坦的如意算盤,巴基斯坦政局不但會進入紛亂時期,而激進勢力將進一步抬頭,美國要求穆沙拉夫又做反恐強人又推行民主化,魔鬼與天使混為一體的期望,正遭各派激進勢力的嚴峻挑戰。

也有人提出,貝娜齊爾遇刺事件,可能與巴基斯坦軍方有關,因為貝娜齊爾在警}森嚴的要塞城市拉瓦爾品第遇刺,軍方未免顯得太疏忽了。巴軍與行刺事件是否有關之說純屬推測,但是,巴軍情報當局的確與激進勢力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激進組織曾經是巴軍實現超限戰的手段。過去巴基斯坦與印度就喀什米爾主權問題發生軍事對抗的時候,巴方情報機構訓練和裝備武裝分子潛入印屬喀什米爾發動攻擊,有時候甚至得到巴軍炮火的支援。

另一方面,巴國與阿富汗局勢的激進化不無關係,齊亞將軍時代,巴基斯坦將美國和沙特阿拉伯的軍援輸送給阿富汗反蘇游擊隊成員,並選擇支持宗激進組織,直接促成伊斯蘭武裝組織和阿蓋德的興起。

貝氏曾支持塔利班
諷刺的是,當貝娜齊爾於上世紀九十年代出任總理的時候,她為了控制阿富汗和打通前往中亞的陸路交通,致力支持塔利班部隊,塔利班最終奪取喀布爾,得以推行其激進政策以及令阿富汗成為阿蓋德的基地,都離不開貝娜齊爾執政時的政策。

今日西方要求有軍方背景的穆沙拉夫推行民主化,又視人民黨和謝里夫領導的穆斯林聯盟為民主化主要成分,實完全無視巴國主流政治勢力與激進運動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