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傷連轟五槍 與徐步高同歸於盡
曾國恆畀自己血噎死

23/03/2007


懷疑涉及徐步高的合併死因聆訊,庭上昨披露尖沙咀槍擊案中英勇殉職的警員曾國W,被警員梁成恩失槍打出的子彈射中後,導致體內嚴重出血,口腔內的鮮血更不斷湧入呼吸道,令他猶如遇溺般遭血噎住,但他臨終前數分鐘為救拍檔,仍負傷拔槍向徐步高連轟五槍,子彈全部打中目標,終於與徐步高同歸於盡。

高級法醫官黃漢文昨日繼續在死因庭作證,解釋曾國W所中的一槍,傷口周圍有火藥灼傷的痕翩A估計開槍距離只有一雙手臂位,子彈將其右頸內多條主要動、靜脈切斷,但未有損害腦部或中央神經系統,不足以令他即時死亡。

不過,曾國W中槍後嚴重內出血,若未能即時治療,難免死亡,黃漢文說:「呢個時候最易受傷的器官是腦部,因為個腦靠條頸兩邊的血管供血,而且佢隻撋L流出琚A唔似朱振國咁,血向外流出仲容易可以止血,但G面流血更難止血」,推斷數分鐘後曾國W已出現低血壓及進入休克。

休克前仍有活動能力
隨颾伅★L去,曾國W的腦部慢慢無法運作,但在休克前,他仍可保持清醒及有活動能力,包括拔槍向目標連開五槍,然後將警槍放回槍袋內,並呼叫「幫我報警」,該段生存時間的長短則因人而異。

黃漢文續稱,槍傷令曾國W的喉嚨後方積存血液,「當人清醒時可以吞血入肚或者吐血,但佢(曾)右頸流血持續影響個人的清醒度,唔能夠防止口內的血流入呼吸道,好似遇溺舅H,不過血變成海水」,死因研訊主任陸貽信更形容:「佢係畀自己蒂撘O死」。解剖結果則顯示,曾國W的肺部過度膨脹,呼吸道內有大量帶血液體及吸入性血液,相信他中槍後初期,曾經大力呼吸,而他當時體內不斷流血致休克及死亡,同時他無法自行將積血清除,上述兩種情況皆緣自槍傷,故得出曾國W因面部及頸部受槍傷致死的結論。

陸貽信向黃漢文提問時,特別提到案發現場的一幅牆壁上,離地二十三厘米的位置發現疑是曾國W的血液,可見他中槍時處於一個低位置,陸貽信假設當冼家強被人從左邊襲擊時,意外碰撞到右手邊的曾國W,期間他被人從一個高角度開槍射中左面。

施襲者應在平台左邊
黃漢文經綜合多方證據後回應稱,襲擊者要於短時間內,制服兩名受過訓練的警員,相信他是從平台的左邊、即向柯士甸道方向向警員施襲,他槍傷曾國W時更一定是在樓梯底的平台上,而曾國W中槍時亦不會是呈站立姿勢。而會否有第四者身處前往麗澤中學方向的樓梯上,向曾國W開槍射擊的可能,黃笑稱:「呢個一定要係超人先得!」黃更解釋按曾、冼兩人的傷勢及現場環境證據,施襲者行兇時應在平台的左邊位置。

軍械法證師周俊傑則證實,三支涉案警槍於事件中合共開出十槍,徐步高身上所中的五槍,全來自曾國W的佩槍,曾國W所中的一槍則來自殉職警員梁成恩的佩槍。

死因庭今日會再由專家解構槍擊案槍枝及子彈,與梁成恩及巴籍護}被槍殺案的關連,其後會由徐生前好友、同袍、本港及下周抵港的澳洲及美國聯邦調查局兩名心理專家作供。

on.cc直擊行政長官選舉結果
請即瀏覽《特首選舉》專輯

中央送贈的一對大熊貓即將來港
詳情瀏覽《小熊貓大長征》專輯



今日相關新聞:
  鬼槍生鏽彈弓鬆弛紙條攝空位助發射
  徐母:接受自己無左個仔

     

鬼槍生鏽彈弓鬆弛紙條攝空位助發射



尖沙咀槍擊案過程推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