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恆在何方?
冼家強作供 未能清楚交代

20/03/2007


尖沙咀槍擊案中唯一生還者警員冼家強,連續兩天作供都未能交代拍檔曾國W事發時的位置,疑團成為死因聆訊的其中一個重點,他去年曾先後兩次向警方解釋,曾國W當時在他的左方或右方,昨日又改口稱不知道曾國W的位置,但相信現場沒有第四個人,徐步高母親的代表律師為此窮追猛打,但仍無法找到答案。

別名「加菲」的冼家強(二十九歲),九四年中五畢業後加入警隊,進入學堂時年僅十七歲半,他於家中排行第四,另有一姊、兩兄及一弟,長兄於尖沙咀經營酒吧,名為「私人空間」。他聲言不識徐步高及梁成恩,而他對曾國W的印象非常好,「他好和藹可親、是個非常上進的警察,佢係我師兄,過我要睇咩書有助仕途」。

疑兇髮長戴眼鏡
去年三月十七日凌晨,冼、曾行孖咇進入廣東道行人隧道,並在隧道平台位置發現一名可疑男子,冼家強昨在庭上首次公開其外形「戴眼鏡,頭髮長長央A身高矮我幾厘米(冼身高一百八十厘米)」。警方隨即將一個染血的深啡色假髮,及一副鏡片染有血漬的啡色膠邊眼鏡呈堂,冼確認證物跟當晚所見的類似。

冼再講述與該男子埋身肉搏的經過,補充由發現該男子、發生糾纏至雙雙倒地,歷時幾分鐘,期間他所開的三槍,槍嘴當時均全部指向下方,至最後該男子倒地,冼仍持槍指向男子的頭部,警方為清楚說明情況,昨特別帶同兩支沒有子彈的警槍到庭,並安排一名警員與冼於庭上即時重演過程。

肯定沒有第四者
代表徐母的律師盤問冼家強時指出,案發後十日錄取口供時,透露案發時曾國W在他左邊,三日後又改說是右邊,冼昨澄清其實當時並不知道曾國W身處的位置,加上自己好快已中槍,故此「無機會畀我通知曾國W我想截停個男人」,他又稱感覺面部中槍後,腦海變得完全空白,然後他聽到槍聲,估計是曾國W在開槍。

當律師問及現場是否有第四個人存在的可能性時,冼即斬釘截鐵地回應不同意,解釋視線範圍內見不到有第四個人存在,除非「可疑男子背後有人同佢做影子動作,男子個背部揹住個人,但相信無可能」,冼並多番強調,當時正集中注意力跟該男子糾纏。

檢生怞摨{手槍
不過,律師又追問是否由於冼無法分神,不能排除他無留意到現場有第四者的可能性,第四者有可能在冼不察覺的情況下,施施然於由麗澤中學方向進入隧道,冼後來承認有這個可能,但他又表示「市民同同事見到槍擊案會睎陘漶A如果係賊就會硠尾誧琚v,另外,冼稱從未見過該可疑男子向他及曾國W舉槍射擊。

另外,警長黃正強當日透過通訊系統聽到冼家強叫救命後,最先趕到現場,他表示,當時見到冼家強倒在地上,左手還執住俯伏在他身旁的疑人衣領,並求救說:「強哥,強哥,好痛呀,救我呀!」,而另一邊的曾國W亦滿身鮮血地倒臥在梯級上,及後到場的另一警長林鎮雄則先替疑人扣手銬,再翻開他的身體檢查,他右胸壓韝@把已生怴B槍嘴有血漬,而且以牛皮膠紙包韝漎`的手槍。

相關新聞:

眼矇牙鬆損記憶加菲身心受折磨

更多資訊請瀏覽on.cc《太陽報電子報》

on.cc直擊行政長官選舉結果
請即瀏覽《特首選舉》專輯

中央送贈的一對大熊貓即將來港
詳情瀏覽《小熊貓大長征》專輯



       



冼家強在庭上供稱,他由頭、眼、耳朵、牙齒、腳以至心理也受損,尤其面部中槍令其記憶力受損。 資料圖片
冼家強曾國W求救時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