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步高涉賭波集團?
胞弟不相信 卻不肯定有冇賭波

17/03/2007


整個死因聆訊的主角徐步高,其父及胞弟徐步雲昨出庭描繪其一生。徐步高曾向弟投訴生活沉悶無意思,直言為錢加入警隊及有意離婚,因「無晒朋友」。而徐父及徐弟均對徐步高妻子印象欠佳,徐弟更力數大嫂的不是。最耐人尋味的是,代表警務處處長的大狀突問徐步雲:「你唔會相信你哥哥係地下賭波集團成員?」徐步雲堅決不信。

任裝修工人的徐步雲(三十三歲)較徐步高小四歲,他憶述兄長中學畢業後做過多份工作,亦有擔任義勇軍及輔警,「佢做輔警因為人工高」,至於投身警隊是否徐步高的人生志願?徐弟認為:「無呀,主要係因人工(較其他職業)高」,並非出於正義感,而徐步高成為警員後一度想過轉行做車師傅,「人工高,他條陛v。

提起梁成恩案無反應
徐步雲知道兄長申請加入飛虎隊及機場特警隊被拒,「無發現佢失望,佢講過有機會咪去試」。二○○一年警員梁成恩遇襲案發生後,徐步雲曾向兄長提起事件及提醒他「小心陛v,但徐步高無反應。徐步雲又稱兄長財政無問題,亦無賭馬習慣,「有無賭波就唔知」,但知道他有炒賣股票。

對於警方在徐步高的睡床附近搜獲一張寫有「活顜皒荌筋し礡H」等字句的紙張,徐步雲反駁稱該睡床屬菲傭所有,他初時說不知道紙上是誰人字翩A後來補充兄長習慣「睇書時摘低金句」。

槍擊案發生後不久,徐步雲曾向警方提供一份供詞,講及大嫂李寶玲不喜歡徐步高與胞弟來往,而徐步高遷居東涌後,甚少與朋友聯絡,因為李寶玲不喜歡丈夫的朋友,因怕朋友會壞他。徐步雲亦甚少往東涌家訪,只與兄長透過電話聯絡,及一年一次在母親家中見面。

女兒出世之後欲離婚
徐步高初為人父後,徐步雲曾到東涌探望,當時兄長透露想離婚及爭取女兒的撫養權,因為搬入東涌後「無晒朋友」,妻子與家人關係欠佳,她不滿當年與徐步高拍拖時,徐父介紹另一名女子予徐步高相識。

徐步雲昨於庭上「糾正」供詞,指兄長部分朋友確實不斯文及粗口爛舌。徐步雲反質疑警方錄取口供時斷章取義,引導作供,總括而言他與大嫂的關係「唔係唔好」。

至於徐父徐友昌當年未有出席徐步高的婚宴,昨日在庭上被問到媳婦的姓名時,表現得一頭霧水,「李寶玲?係咩?李美寶?我都唔知」,但直言媳婦「唔規矩」,徐父後來又自圓其說:「唔係佢唔好,係我唔好,(你話佢唔規矩?)無無無。」

以半鹹半淡廣東話作供的徐父,作供時多次大讚徐步高的人品,甚至形容徐步高「靚仔」,深信以他的好條件,應可找到一個更好的另一半。有律師指出,徐步高認為雙親離異收場全因徐父造成,故當年結婚時未有邀請徐父出席。

相關新聞:

父70萬元交徐保管不知所終

徐母:只想知發生咩事

更多資訊請瀏覽on.cc《太陽報電子報》

on.cc直擊行政長官選舉結果
請即瀏覽《特首選舉》專輯

中央送贈的一對大熊貓即將來港
詳情瀏覽《小熊貓大長征》專輯



       



徐步雲透露,兄長徐步高曾向他投訴生活沉悶及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