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絕國罵是枉費心機

15/03/2007
文: 周紹興


據報北京高官主張在奧運期間停止「國罵」,這是非常好心的建議,但卻是永遠行不通的。我曾在家鄉看見鄉農父子一同午飯,兒子指韝@碗菜對父親說:「這不壞,媽的你嘗嘗看!」那父親回答道:「我不要吃。媽的你吃去吧!」那時還有不少人反對白話提倡之音,若將「媽的」改成「令堂大人」而表問候之意,其實也是罵。

罵人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是中國的國粹。大家崇拜的孟子先天下之罵而罵:「楊氏為我,是無君也。墨氏兼愛,是無父也。無父無君,是禽獸也!」民國時代,罵人更是發揚光大。浙江大學學生會主席于子三因領導「反內戰、反飢餓、反迫害」運動而被當局逮捕,後被殺於獄中。於是,有人寫一對聯:「愛和平有罪,要民主有罪,爭自由有罪,見他媽鬼,那狗屁憲法;打內戰可以,賣國家可以,殺青年可以,滾你娘蛋,這無恥政府。」

任何一個文字到了中國人嘴巴G就可變成罵詞,「共產黨」的「共」字夠神聖了吧?但到了蔣介石口中加個字就是「共匪」;當年你一旦被罵「共匪」,就得準備腦袋搬家。「國」字更神聖,加個「賊」字變成「國賊」就不妙。「漢」字如何?漢朝、漢族、漢武帝……但一旦說「漢奸」,那就全民共誅之,全國共討之。文明禮貌不罵人?只有啞巴可以做到。「世上只有媽媽好!」歌都這麼唱,「媽」字是最親切的,但中國人竟可將之改造成「國罵」,實在豈有此理。古話說:「滿口仁義道德,滿肚男盜女娼。」實際情況是中國人滿口都不是仁義道德,而是滿口「媽的」、「娘的」、「令堂大人的」。

香港民主黨最愚蠢
女人最可憐,女人身體的任何部分都可構成「國罵」。如今太平盛世,「太平」一詞應美妙得不得了。但你了解重慶市的大學生們如何罵女孩子就可知人心如何墮落了。「太平公主」、「飛機場」、「溜冰場」、「搓衣板」、「平板車」都用來罵胸部平坦的女子,甚麼「婦女要頂半邊天」、「婦女翻身得解放」全是吹牛皮放大炮。

照理說,數目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應該純潔無瑕了吧?卻也可用來罵人。「二九四」是「你就死」,「七四八」是「去死吧」,「五四一八八」是「我是你爸爸」……中國人的智慧都用在罵人方面,所以要建甚麼大同社會共產社會都是癡心妄想。怎樣應付被人咒罵痛罵?我說過:「鄉下頑童,常以紙上畫一烏龜,貼於人之背上,最好是毫不理睬,若認真與他們辯論自己非烏龜,豈非空費口舌?」

鳥兒很可愛,但「鳥」字用來罵男人則最痛。世上最愚蠢的政黨就是香港民主黨,竟以鳥兒作標誌,也就承認本身是「鳥」,我真懷疑為民主黨設計此標誌的人是共產黨地下工作者,也就是特工間諜,有意醜化、侮辱李柱銘一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