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古板冷漠 扼殺另類藝術
塗鴉隊盼塗出新天

06/10/2006


【專案組記者杜百齡報道】本港塗鴉活動近年漸由地下轉向地面發展,但「塗鴉即塗污」的傳統社會觀念仍深深刻印在香港每一個角落。一個由香港大學美術系高材生領軍的本地塗鴉組織—塗鴉隊PDW(Paint Da Wall),有意透過規管化的行為推廣該項活動,但奔走多時,創作空間依然很窄。塗鴉隊批評本港社會缺乏空間及寬容,局限小眾藝術發展,更大逆世界潮流;政府有形之手,亦令五十多名塗鴉愛好者因「走入建制」而產生嫌隙,團體希望政府官員放棄落伍心態,以現代智慧處理青年事務。

本港現有五十多名塗鴉愛好者,鮮明地分為兩派,一派是透過認許團體及渠道,在指定環境下塗鴉;另一派是不理政府規管,間斷地以「狙擊」方式在隧道、天橋噴塗畫作,兩個陣營都喜愛這種藝術,彼此卻絕少交流,令本港塗鴉水平較後起之秀如台灣、內地漸見落後。

今年二十六歲的「Uncle」,是港大美術系畢業生,五年前,以畫筆繪出錦繡前程後,Uncle被街頭巷尾的塗鴉深深吸引,更躍躍欲試到街頭塗鴉,結果,他按捺不住創作的欲望,跑到荃灣一荒廢巴士站塗鴉,正當畫興大發時,卻被途人發現報警,他未能像其他塗鴉者般逃逸,被警察逮個正鞳CUncle猶有餘悸地說:「香港根本沒有地方供我們練習,惟有靜悄悄找地方噴,結果被抓了,幸好那次他們警誡我之後就放我走了。」事隔五年,Uncle還清晰記得那時的感覺:「真的很害怕。」另一名成員、只有十七歲的「頭盔」(朋友暱稱)在街頭噴塗時,更遭警察拘捕,雖然未留案底,但他也被迫學乖了。

巨型搶眼具感染力
塗鴉隊另外多位青年亦十分喜歡噴塗藝術,他們亦紛紛在院校進修美術、插畫。頭盔在觀塘職訓局修讀設計,他三年前首次接觸塗鴉便愛上這種玩意,他說:「塗鴉和一般壁畫不同,巨型又搶眼,無論顏色或構圖都與主流藝術不一樣。」他們都認為,塗鴉較一般靜態圖畫更具感染力,經過街道或隧道的人一看到圖畫,便能直接獲得繪畫者傳遞的訊息。

Uncle及一眾愛好者如今在社區中心提供的場地練噴塗,Uncle說:「我們希望政府提供一些天橋、隧道給我們塗鴉,這其實是一種藝術,香港政府的冷淡態度,間接阻礙我們發展。」頭盔亦斥責:「政府官員真的很落後,難道一定是小提琴、歌劇才叫藝術嗎?塗鴉不夠高尚,所以連其藝術性也要被否定嗎?」



       



蒲窩青少年中心有巨幅畫板供會員塗鴉。
塗鴉隊成員喜歡以噴漆塗出他們的所思所想。
塗鴉前,不少愛好者都會先繪製草稿,態度十分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