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奸黨不必論理只須暴打

09/08/2006
文: 柳太極


香港立法會審議《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草案》,由於反對派、奸人黨成心「玩禳v,採取拖延手法,結果會議開了五十多個鐘頭,才以反對派、奸人黨「拉大隊」離場而在最後階段「順利通過」。反對派之「馬拉松戰術」,一是口水多過茶,不斷重複發言,廢話連篇;一是檢芝麻、執綠豆般地弄了一百多個修訂案。上一次反對派、奸人黨反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則採取了裝聾作啞、全不出聲的戰術,務使快快投票,阻止方案通過。上次「急急」,今次「慢慢」,反對派、奸人黨可謂花樣百出矣!

上次「急急」,那是因為反對派、奸人黨害怕政府爭取最後時機向他們中的「立場不堅定者」拉票,而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做了幾個月的充分表演,不需要再利用立法會做騷了,因此匆匆開會、匆匆投票,對他們最有利;今次「慢慢」是因為他們要利用立法會把戲做足,把騷做足,在這之前他們實在沒有辦法以「反對截取通訊」為議題發動大遊行,也沒辦法跑到大洋彼岸告洋狀,因為洋鬼子的有關法例比香港嚴厲得多、「損害人權」得多,這次洋鬼子是幫不了他們的忙了。

無理取鬧 龜行做騷
須知,對香港反對派、奸人黨來說,若無遊行,若無「洋狀」,他們的做騷手段就三失其二,剩下最後一招就是在立法會的醜惡表演了。上次有遊行,有「洋狀」,立法會內就不必做騷;今次無遊行,無「洋狀」,就只好在立法會內做烏龜爬行之狀以為騷了。

這一爬,爬了五十多個鐘頭,打破立法會討論單項草案所費時間「龜」行之紀錄也。北齊趙儒宗賦《Ⅷt詩》云:「有靈堪托夢,無心解自謀。不能蓍下伏,強從蓮上游。負圖非所冀,支床空見留。倘蒙一曳尾,當為屢回頭。」反對派議員「龜行」五十多個鐘頭後拉大隊離場就頗似「倘蒙一曳尾,當為屢回頭」。只是他們有龜之「行」,無龜之「靈」,五十餘小時,可有夢托?

反對派、奸人黨以龜行之戰術故意「玩禳v,除了拖時間,沒有任何效用,其爭取做騷者也讓世人見之倍覺無聊。立法會中目前尚有為朝廷分憂之政府力量,與反對派、奸人黨屢屢火併,今次立法會辯論多有激烈場面。反對派、奸人黨橫生枝節、無事生非,弄出一百多個所謂「修訂」案全遭否決,一條未能通過。「保皇黨」議員已講到明:寸步不移,針鋒相對。我紀曉嵐見之,拍案叫絕。對反對派、奸人黨之無理取鬧,對他們為反對而反對早就應該如此,否則他們得寸進尺,賊氣猖狂,此乃古往今來一切賊黨奸徒本性之使然、之所為。明乎此,對他們除了痛打還應暴打!不必以理相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