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天王身價驚人 正統教師面目無光

06/05/2006


最近香港一間補習學校與在該校任多年的英文科「補習天王」范卡諾反目,並互相興訟。根據范卡諾最近透過律師入稟高院的訴狀,要求對方還給拖欠一個半月的補習費──港幣二百六十五萬元。

照此推算,范卡諾的月薪高達一百七十五萬元,年薪接近二千萬元,這樣的薪酬實在令人咋舌。有關情況曝光後,外界才發現,原來香港補習名師身價如此驚人。

令人感慨的是,這位年紀不過三十歲的英文補習天王,並不是甚麼英文專家,只不過是香港大學的畢業生,主修中國語文和英文,當年會考英文科時只得E級成績,後來為了追女仔,奮發圖強專心英文,結果重考時取得A級的驕人成績。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九年成立「A-Ten」補習社,專授英文科的會考和高級程度會考,成為風靡全港的英文補習師。

由范卡諾的個人履歷所見,他之所以能蜚聲補習界,並非他的英文有過人之能,而在於他在考試方面的實際經驗、學方法和親和力。香港的英文師何止成千上萬,但在這個無論年齡和資歷都比他們淺得多的補習天王面前,簡直要慚愧得抬不起頭來!

范卡諾現象是值得我們深省的,因為,香港每年花在育上的經費高達五百億元之巨,統局為提高學校的育水平費盡心思,但為甚麼那些有多年學經驗的師的魅力,遠不如一個人走捷徑的范卡諾呢?為甚麼統局不好好研究一下,香港有那麼多學生需要補習?為甚麼正統學校的育遠不如補習來得見效呢?為甚麼香港用於補習的錢每年數以億元計,學生家長對此沉重負擔無怨無悔呢?如果我們是統局,必然會好好研究范卡諾的學方法,以造福全港學生。

湊巧的是,最近大專院校普通話師學會也認為,本港科書內容太深,不但未能提升學生的中文水平,反而令他們對中文失去學習動機,建議家長及師在授中文時,多利用圖象、遊戲等,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以及提升學習效益。

但另一方面,台灣的育專家卻持有相反的意見,他們認為學生從小就應該學習古文中的經典,只要習慣了,其他中文問題便可迎刃而解。他們還舉出很多例子,如魯迅、胡適等中國最出色的中文學者,都是從小就讀古文成長起來的。

這兩個極端的看法,都值得我們注意。因為,育方法會直接影響到學生的成長和育的成效,所以,統局不應該墨守成規,應該在研究和改良學方法方面多些努力,這是事半功倍的事,也是回報最高的投資。不過,如果真的要成立一個學方法研究小組,就不能再沿用目前的所謂專家學者,一切應從實際出發,多些重視像范卡諾這樣的人才,多些重視那些自學成才的人的經驗,因為只有他們才能理解普通學生的心態和實際需要。雖然走捷徑、尋竅門並不值得提倡,但從香港補習學校廣受歡迎的現象中可以證明,「不管白貓黑貓,捉得到老鼠的便是好貓」的理論是正確的。

今日的社會現狀與學生的心態和以前都有了很大的變化,所以香港的育也應該與時並進,否則不但浪費了納稅人的金錢,誤了別人的子弟,長遠來說,更會削弱了香港社會的競爭力!

歡迎讀者來信,電郵地址:sun@the-sun.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