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楚盈母親爆曾遭恐嚇:
陳方安生家族半黑半白

21/02/2006


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胞兄方曼生捲入名模彭楚盈死亡案,昨日展開死因庭首日聆訊,首位被傳召作供的證人彭楚盈母親,大爆方曼生曾涉嫌派出律師侮辱及恐嚇她,更對她說:「你知唔知人幼a族做咩飽A你知唔知陳方安生個家族係一邊黑一邊白呀?」彭母更表示,彭楚盈認識方曼生時只有二十歲,在兩人相處期間,彭楚盈為方曼生三度墮胎。

律政司昨派出協助聆訊的高級政府律師紀麗平出庭。紀麗平表示,事件發生在十一年前,不少證物已經缺失,現只能在現時所餘的證據中找尋真相。

「你知唔知人幼a族做咩飽H」
彭母昨在庭上供稱,在證實彭楚盈死亡後,她曾聯絡方曼生,要求方曼生交代彭楚盈的死因,並向他索取殮葬費。不過,方只派出律師與她們接觸,彭母聲言,在與該律師會面時受盡侮辱、責難及恐嚇,該律師更明言:「你知唔知人幼a族做咩飽A你知唔知陳方安生家族一邊黑一邊白呀?」彭母表示,她並不理解對方的意思。

另外,當被問及在事發後是否有人制止她們對外的言論時,彭母表示,當時確曾有警員向她們暗示不要向記者講述事件。不過,當她表示會「有碗話碗、有碟話碟」時,該警員態度隨即變得惡劣,惟她的兒子聞言後即勸她不要多言。

彭楚盈二十歲認識方曼生
彭母稱,彭楚盈在十六歲時,為了方便工作搬出家外住,開始時任職餐廳收銀員,一年後才轉職模特兒。於八五年年僅二十歲的彭楚盈認識方曼生,彭楚盈向她坦承,與年紀較大而且已婚、當時任職律師的方曼生在一起,自此彭楚盈便在方曼生的經濟支持下生活,並辭去模特兒工作。

彭母又表示,自此之後她與彭楚盈時有聯絡,彭楚盈雖多次要求她與方曼生「飲茶」會面,惟當她得悉這並非方曼生的主意,而是彭楚盈一廂情願時拒絕應允,故多年來她與方曼生並無真正的會面。

彭楚盈的骸骨於九九年十月,在方曼生名下位於窩打老道的單位被發現,當時屍骸只剩一副布滿屍蟲的白骨,橫陳在睡床側的地面上,惟頭骨與屍身分離,跌落床邊一個垃圾桶內。

鑑證人員未能在屍身上找到任何軟組織及基因樣本,故能夠化驗的有限,亦不足以確認死因,只能從牙齒確認彭楚盈的身份,亦發現彭楚盈骨骼不曾受創,但在她殘餘的頭髮中找到海洛英痕翩C

警員又在彭楚盈頭骨當時所處的垃圾桶內,檢取一個曾使用過的避孕套,但並未進行科學化驗。另外,在案發的單位內,警方亦找到彭的證件、千多元現金、首飾及少量海洛英。

不過,彭母特別提出,昔日在彭楚盈家中隨處可見她與方曼生的合照,但其後在案發單位竟然全部消失。她又否認彭楚盈有濫用毒品的習慣,只承認彭楚盈在遭到方曼生冷落後,需要依賴安眠藥幫助入睡。

另外,彭母提到彭楚盈雖曾表示在三次墮胎後身體情況大不如前,但她未有察覺彭楚盈身體及精神有任何問題。彭母又表示,曾有人致電給她,稱彭楚盈在澳門賭錢時向「大耳窿」借款五萬元,要她代還欠款。聆訊未完今續。

案件編號:CCDI 1242/05

相關新聞:
彭母作供無懼色

更多資訊請瀏覽orisun.com《太陽報電子報》



今日相關新聞:
  彭為方曼生三度墮胎

     

彭為方曼生三度墮胎



彭楚盈母親出庭講述女兒一生。
警方曾在彭楚盈所住單位搬走一批證物調查。 資料圖片
彭楚盈死因聆訊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