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降將背後一錘

09/02/2006
文: 顧天樂


近日因丹麥報章發表的漫畫侮辱了回先知,惹怒了回徒,回徒群起報復,整個世界都為之轟動。回不可侮辱,回徒也不好惹,和回徒開玩笑的人可謂自己找死!聽說該漫畫作者尚洋洋得意,希望有人重金禮聘,看來這小子已是塚中枯骨,一隻腳踏進了墳墓尚不自知!

回的神是戰神,回徒作戰勇猛、視死如歸早已天下聞名。朕在打江山時,手下有十大回回名將,敵人聞風喪膽,故有「十回保一朱」的說法。

引狼入室令人心寒
十大回將中,朕最喜愛的是胡大海,大海乃安徽泗縣人,祖籍波斯。當年朕屯兵安徽滁縣,大海前來拜見,朕見大海身材魁梧、相貌威嚴、做人憨厚、說話誠懇,於是命為前鋒。他替朕平定浙江、江西等地,戰功卓著,不料後來被降將蔣英暗算。大海遇害後,朕特作文以祭,贈光祿大夫,追封越國公。

提起起用降將,就不能不提最近發生在曾蔭權身上的一件事。由於他希望領導班子年輕化,遂大力提拔四十歲左右的幹才出任政府要職,除了去年起用當時只有四十一歲的黃仁龍出任律政司司長外,最近又相繼提拔民建聯陳克勤出任特首特別助理、政治公關何安達出任新聞統籌專員、《茶杯》雜誌前總編輯劉細良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

曾的所為引起不少人的非議,因為,在他提拔的新人當中,仍然以泛民主派的人為主,尤其劉細良與泛民主派過從甚密,其言行向來對中國政府甚有敵意,更曾加入被視為與中央敵對的《壹週刊》擔任執行主編,寫過不少反政府的文章。小曾重用他為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豈不是引狼入室?

不過以朕之所見,劉細良之流不過一介寒酸秀才,造反無膽,殺人無力,既不足倚重,亦不足畏忌,若曾想用之作政治花瓶,收買人心,以示自己有容人之量亦無不可。只是,今日泛民主派步步進逼,雙方的政治立場有原則性的深層矛盾,實質上已沒有商量的餘地,在這種情況下,收容劉細良之流的降卒實在已非必要。相反,此舉會令曾經為曾g力的親中人士感到心寒。

短兵相接豈可輕心
「想當官,殺人放火受招安」,重用叛逆,其實是對忠誠者最殘酷的懲罰,曾蔭權即使能以懷柔手段收服泛民主派中人,但卻會令親中陣營四分五裂,到頭來必然眾叛親離。若缺乏了民建聯等傳統左派的支持,小曾有本事坐穩特首的寶座嗎?此事足以影響大局,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雖然事隔多年,朕仍難以忘記當年胡大海慘死一幕,他是死在兩軍對陣之際,被他所重用的降將蔣英從後一錘重擊,胡大海當場墮馬慘死。曾蔭權今日亦正面臨和泛民主派短兵相接的時候,處境危險,豈可不左右兼顧,小心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