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古今論壇

《毛澤東看今朝》
日寇犯我 我必還擊

文: 劉楚漢15/04/2005

日本政府愈來愈猖狂,竟然宣布准許民間企業在與中國有主權爭議的東海海域勘探石油和天然氣,稍後將開始審批程序。
今之中外新聞界追溯此事,俱認為源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其實,中日對東海大陸架擁有主權的爭議很早就發生了。一九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北京《參考消息》摘登了英國《}報》一篇文章,題為《爭奪東海的石油》,引起我的重視。

英國《}報》一篇好文章


文章指出,日本、南韓和台灣正在忙韞X讓深海開採權,其中有些深海開採權在法律上是有爭執的。這種開採活動是在中國的大陸架進行的,但是卻沒有同中國商量。中國人本月終於打破了在這個問題上的沉默,強烈聲稱他們對大陸架擁有主權。這是北京第一次公開表示這樣的態度。
文章說,中國人不能說同日本和南韓毗連的地區的整個大陸架都屬他們所有,因為日本和南韓作為沿海國家也享有類似的權利。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從理論上說應當通過相互之間達成協議來分配這種權利,像在北海做的那樣。此外,還有一些遠離日本和朝鮮的廣大地區,在這些地區,只有中國才可以合法地被認為是沿海國家。
文章又說,一九五八年關於大陸架的日內瓦協議規定,沿海國家對「水深二百米或超過這個深度而水深允許開發天然資源」的大陸架行使主權。東海大部分地區是在二百米的深度以內,何況協議的規定還超過這個深度。
我仔細讀了《}報》的文章,寫下批示:「送總理及外交部研究,此文是否可以在《人民日報》轉載?」英國人是比較公正的,日本人一向是不講道理的。大家研究這篇文章,就知道問題應怎樣處理。我對鄧小平「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很有意見,中國的主權是不容日本鬼子來爭來議的;主權之外,如南極洲要開發,才可同日本「共同開發」。若我精力容許,我真想再發動一次批鄧運動。鄧小平這主張使日本有空子可鑽,而且來勢洶洶,不僅不是「共同開發」,而是公然侵佔掠奪。
於今之計,不是外交部準備談判,而是國防部準備保}領海主權。幾十年來的經驗已經證明,對日本外交是不能講平等、講客氣的,要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要嚴正警告小泉純一郎:倘不收回有關決定而有日本企業染指我大陸架石油和天然氣,我國防部隊決不會坐視不理,將堅決、徹底、乾淨、全部消滅或驅逐來犯之敵。

中國主權不容日本來爭議


人大通過的《反分裂國家法》很強硬,不僅可對付台獨勢力,也可用來對付外國侵略勢力。以前我們同英國也有爭議,即香港問題,也曾擱置爭議,但那是我們主動擱置爭議,不是要求英國政府擱置爭議,主動權握在我手。中英談判香港回歸中國,不是談判主權,而是談判回歸日期和各項安排。香港是《南京條約》定的「永久割讓地」,我們尚且不容談判主權;如今釣魚島和東海大陸架,從無條約割讓給日本,中國外交部要明白這些情況,要堅決做到主權決無擱置爭議問題,我的就是我的!

鄧小平理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