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每日專題

劉煒堅表示最擔心師知識基礎不穩,導致推行通識育到頭來淪為「通通唔識」。

《校長訪問》
劉煒堅從「喇沙仔」到校長
寄語學弟兼顧藝術全面發展

 05/12/2004

從「喇沙仔」到現在當上喇沙書院校長,笑容常現的劉煒堅以身作則秉承陽光、自信、活躍、八面玲瓏的風範,除希望學校保持卓越學術和體育成績外,亦希望學弟多參與藝術活動,將來有更全面的成長和發展。
外間對「喇沙仔」一般的印象是─自信、活躍、足球踢得好,「喇沙仔」出身的喇沙書院校長劉煒堅不想為「喇沙仔」定義。他說:「育工作不應該給任何東西加標籤、設框架,不應把一些東西定型,尤其是人;人是有無限的可能,我的學兄霑叔(黃霑暱稱)就是一個例證,多年來,他一直在變,創作不斷。所謂『喇沙仔』是否一定充滿自信呢?不一定。是否一定踢足球很棒呢。不一定。是否就是外人眼中那樣呢?不是;唯一共通的,是對學校的熱愛。」
笑容滿面的劉煒堅續說:「我上任約三個月,時間很短,如果我說希望這樣那樣,是不踏實的說法。近幾年,上一任校長、退休後現為校監的譚瑪士修士領導下,喇沙書院予人印象是體育很強、活潑的,其實他希望『喇沙仔』可全面發展,這是『全人育』很重要的基本精神,所以近幾年,我們強調學生在音樂、藝術方面的發展,例如重組交響樂團,希望學生爭取機會參與。我其中一項工作就是秉承同一方向,發展學校。」

培養學生公民性


喇沙書院學生「自動自覺」辦了很多課外活動,這種投入學校生活的態度,源於一份「好感」。「怎樣令學生對各方面留下一份『好感』,即是在學生心中播下各類種子,讓它日後發展。以黃霑先生為例,他在以前一次訪問中,說他對中文有興趣,全賴一位好老師,令他對語文留下一份『好感』而有興趣繼續學習。」
劉煒堅說:「我喜歡中文,讀中一時,中文老師會把我們的作文中寫得好的句子圈點出來,使我們有自信,不覺得自己的作文太差。老師要求我們寫周記,寫一周大事、新聞、讀書報告、感想等,因此我們會讀報、為一周大事反省自己的生活,就是這些參與、接觸,在心中播下了喜歡中文的種子,有些人會開花結果,有些人發芽較慢,最重要是有感覺,留下『好感』,若沒感覺轉頭便忘記得一乾二淨。」
從事育工作至今三十年,劉煒堅認為,老師最根本的責任,是盡心盡力上課。「做一位老師,踏實地做好課堂上學工作,讓學生在與老師交往的過程中,對所學科目產生『好感』,這是最實在和基本的精神。另外,培養學生『公民性』亦很重要,令學生對社會有承擔,建立一種不會亂拋垃圾、做危害他人東西等的品格,是育工作必須做的。」

劉煒堅簡歷


一九六三年入讀喇沙書院,七○年畢業,升讀香港大學理學院主修化學系及植物學系。他於七四年修畢育文憑後,在何文田官立中學任五年,後轉到羅富國育學院任職師培訓工作,任育科技及育學科,後到英國劍橋大學修讀課程發展碩士學位,後積極參與幾間育學院合併為香港育學院的工作。育學院成立後擔任該學院課程及學系講師,後任學生事務行政工作。本年初得悉喇沙書院公開聘請校長,他憑一顆希望回饋母校的心應徵成功,當上該校首位「非修士」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