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本地新聞

屈打招認劫殺 終身犯大控訴
誓平反冤獄


 28/06/2004

【靜態組報道】一封充滿控訴的陳情信,對本港司法制度又一次極大質疑。六年前涉銅鑼灣海濱大廈電梯劫殺案,被判終身監禁的余偉發,以書信力陳當年因屈打成招以及代表律師沒有盡力辯護,以致含冤入獄。他所提出的四大疑點,終獲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及一班社會人士認同,為他搜集新證據,要求特首董建華運用特權發還重審,給余偉發平反冤獄的機會。
今年三十五歲、九八年被判終身監禁的余偉發,現時正在大嶼山石壁監獄服刑,他去信給法律援助服務局申訴當日認罪口供是被警方屈打成招,法律援助署委派的律師又未有盡力為他辯護,以致他含冤入獄,在獄中度過了六年艱苦日子,「無一日可以一覺魒鴗悒,唔想含屈而終」,希望當局為他平反。法律援助服務局證實已收到有關投訴,強調在調查之中,對案件不作評論。


憑相認人 毒打逼供

余偉發當年涉及的劫殺案於九八年三月二十日發生,一名四十六歲女子與胞妹於鑼鑼灣百德新街海濱大廈電梯內遇賊,女子被刀刺傷死亡,胞妹在警方提供的約千張有犯罪前科者的檔案照片中認出有偷竊案底的余偉發,警方兩日後在大角咀寓所將余偉發拘捕。
根據余在陳情信上所述,他在警署被人鎖在椅上拳打腳踢,他向警員否認犯案並聲稱當時在家睡覺,曾致電朋友。但在紀錄了第一份口供後,警方告訴他,死者胞妹及母親均在認人過程中認出他是兇手,余偉發再被鎖住雙手雙腳拷問,他雖一再否認指控,反而遭受更殘酷毆打,最後被迫認罪:「我真係受不了,就話『唔好再打啦,最多我認啦!』」余後來對探監的母親說:「我諗住當時認},可以唔使俾人打,雅x上唔認咪得囉,點知恨錯難返!」
不過,當警方問他鑽石、兇刀及血衣丟在哪G,他答不出,又被毆打一頓,終於在警員「引導」下編造了一個故事,錄下他認罪的第二份口供。余在信中說:「口供所有犯案情節、過程,都係由一個沙展講晒,佢只係要我答係、明白,要我馭影機面前對住講。」

拘押期間 未晤大狀

根據當日報道,警方曾於案發後三日在埃華街休憩花園搜索案中被劫鑽石及派水鬼隊到大角咀碼頭對開海底搜尋兇刀,但並無所獲。余在信中解釋:「因為係差人同我合作編的故事,所以乜都搵唔到。」
余偉發只有中一學歷,法律知識有限,他當時以為上庭後便可以講出自己被屈打成招及自己並沒犯案。但他稱,拘押期間由法援署委派替他辯護的大律師未有與他親自會面,他將案中被屈打成招的經過告知律師的職員,要求翻查案發時他在家中打電話的紀錄,又指示律師在庭上為他提出這項重要的不在場證明,但律師向他說這些資料都沒有用。
余指案中有多處疑點,包括多位證人無法在認人過程中將他認出、他的面貌特徵與證人口供的疑犯不同,案發現場又沒有他的指模,沒有找到兇刀、鑽石、血衣等證物等等,「本人蒙受種種不平之司法待遇……警方最後只憑證人口供及認罪口供將本人入罪。」
余一直堅稱無辜,○一年上訴及申請向終審庭上訴均告失敗,但仍不斷寄信予外界求助,但均沒回應,其中包括資深大律師余若薇。

疑點重重 翻案有望

直至今年三月,他寫了一封長達五頁紙的陳情信予法援局,與此同時,收到他信的一些社會人士亦紛紛有回應,甚至有法律界人士研判他案中疑點後,認為有翻案可能。其中態度積極的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說:「大家都唔想見到有冤獄,我扑|盡力而為。」
目前,協助余偉發的人士經多月來努力,已向警方取回案中部分的口供及認人紀錄,另外,亦正申請取回所有呈堂紀錄,以及向警方申請取回大批當日未有呈堂的案件資料,希望從中找到新證據,並計畫將之提交予特區政府,可能成為董建華上任以來,首宗行政長官運用特權將案件發還重審的個案。

相關新聞:

刀貫胸殺婦掠十卡鑽石
爭取重審須提新證據

更多資訊請瀏覽orisun.com《太陽報電子報》
警方在大角咀一個住宅單位內拘捕當時二十九歲的余偉發。
七十六歲的余媽媽深信兒子清白,雖然行動不便,但堅持到石壁監獄探監。
案中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