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時事…本地新聞

六年來帶病奔波 盼「畀番個仔我」
古稀寡母信有公理


 28/06/2004

【靜態組報道】任何罪大惡極的人,在母親眼中都是至愛;更何況年近八十、滿頭白髮的余偉發母親,她一直認為兒子含冤入獄,是被屈打迫害,她堅信法律之上仍有公理人情,六年來為獄中兒子奔波求平反,從來沒有怨言,因為她相信:「天有眼,會畀番個仔我!」

今 日 相 關 新 聞 ﹕


  • 所提疑點遭上訴庭駁回
  • 82年撕票案95年獲重審

  •  

    余偉發入獄後,他老弱多病的母親便一直獨居於大角咀唐樓,余母今年已經七十六歲,滿頭白髮,雙腳不良於行,腰也挺不起來,但仍然為兒子發仔的冤獄而奔波,她一邊哭訴,一邊出示發仔在獄中寄出的信件說:「我個仔無殺過人,我會一直等,希望董特首好心,幫佢平反冤獄!」
    余偉發是獨生子,余家一家收入不多,余母是靠「剪線頭」將兒子湊大,兩母子感情很好。她憶述,發仔讀至初中輟學,任鋁窗安裝工作,每月總會給三千元家用,十分孝順:「佢讀唔成書,唔乖,曾經偷過禳A但心地好好,唔會殺人。」她說,當日警察入屋後對他兒子拳打腳踢,嚇得她心驚膽跳,「我喊住問佢,你有無殺人?佢答我,媽媽,我無。」

    董建華一定幫我個仔

    余母目不識丁,發仔被捕後,她不懂得找人幫忙,發仔每星期會從獄中寄信予母親,余母便找左鄰右里或義工幫忙看信,得知他多年來不停寫信找人伸冤,一直相信「天有眼,會畀番個仔我!」。最近她得悉有律師及各界人士願意幫助翻案,案件更有機會呈交特首董建華,更令這年邁母親抱很大期望:「董建華一定會幫我個仔。」
    由於深信兒子很快回家,她沒有搬動他房間任何物件。余母晚上多睡在兒子的床上,但很多時也是徹夜難以入睡,她說:「我經常發夢見到佢返屋企,我會摸w佢,同佢講你仲唔返工,然後就會醒,知道原來係一場夢!」
    余父○二年去世,他等不到兒子出獄,余母則更顯得孤苦零丁,每日三餐獨個兒吃飯,惟有在餐炊W擺放刻有發仔名字的筷子作伴。

    步履難只探過三次監

    其實,她一直想多見兒子幾面,但因為雙腳風濕加上靜脈血管曲張病情嚴重,雙腳痛楚難當,不能長時間走路,每日上落七層樓,走百級樓梯已令她苦不堪言,有時更邊行邊哭,一個人難以往返大嶼山探監,六年來只在有心人幫忙下探過三次監,隔颽謎與兒子見面時,她從來不哭,以免兒子擔心。她說,會好好活鞳A等兒子重獲自由的一日。她指韞韘b屋中一角的烏龜說:「發仔好鍾意小動物,佢交帶我要好好照顧隻龜,直到佢返屋企。」

    所提疑點遭上訴庭駁回

    余母提及兒子在獄中慘況,不禁老淚縱橫。